〈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古瓯边界历史风云”〉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07-09 20:57:33”〉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郭祥回”〉

古瓯边界历史风云

时间:2019-07-09 20:57:33 来源::郭祥回

 

古田县北部,地处古田屏南建瓯三县交界地带。这里高山遍布,山峦巍峨,环境清幽,景色迷人,区内有白岩洞、石塔山、仙山草场等知名旅游景点。远古以来,古屏瓯边界作为江西、浙江南下进入福建的重要陆路通道,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在经济军事上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每次事关闽地的军事纷争、农民起义,都在此留下了深刻印记。黄巢入闽从此地经过,宋元时期政府在此屯兵设寨,控扼八闽。历史上多支农民起义军,也曾经在此建立山寨(当地人称北山寨),据险防守。至今山上还遗存一些诸如大型洗马池、饮水池、寨墙基座、练兵场等。

明代大学士张以宁在《宿筹岭》(筹岭即在此地范围)一诗中写到古屏瓯边界(时为瓯闽边界):“昔者屯兵盛,瓯闽此地分。清时无寇盗,比屋乐耕耘。涧响不知雨,山高都是云。明朝见亲舍,一笑慰辛勤”。通过梳理古代建瓯(古称建州)、古田、福州历史风云事件发现,诚如张以宁所述,古屏瓯边界确实是“屯兵重地”,而且多次发生军事纷争,总结梳理为十大风云事件。

事件一:闽国纷争。闽国(909年——945年)由王潮王审知兄弟创立,先后定都于长乐(今福建福州)、建州(今福建建瓯)。五代后梁开平三年(909),封王审知为闽主。后唐长兴四年(933)审知次子王延钧称帝,国号闽,建都长乐,年号龙启。闽国自王审知去世后,经常兄弟反目,内乱不已。永隆五年二月(943年),延钧弟王延政于建州称帝,国号殷,年号天德。天德三年(945),延政复国号为闽。南唐保大四年(945)唐兵攻闽国,破建州城,劫掠一空,并迁闽王族于金陵。

闽国内乱时期在古瓯边界发生争战:“闽置南镇军于福、建二州界,扼往来之要。是月,王与弟建州刺史延政有隙,遣亲吏邓翘监建州军。一日翘与延政议事不协,诃延政曰:公反邪!延政欲斩翘,翘奔南镇,延政发兵攻之,翘与汉崇奔福州,西鄙戍兵溃。”(十国春秋卷第十六)。

南唐灭闽国在古瓯边界发生争战:“保大三年八月甲子朔,日有食之。丁亥,克建州,执闽主王延政归金陵,拜羽林大将军。升建州为永安军,松源镇为松源县”。 (十国春秋卷第九十二)。随后,原闽地汀、建、抚、信州兵先降后叛,在福州附近开展反复争夺,吴越国也介入战争。南唐在灭闽国后,福州为吴越国所占。作为福州与建州交界处的隘口自然成为两军对垒争夺的前沿。

事件二:北宋军队灭南唐。南唐五代十国时期南方的一个割据政权,由李昪所建。都金陵(江苏南京),称江宁府。盛时疆域35州,约为今江西全省及安徽、江苏、福建、湖北等省的一部分。宋建隆二年(961李璟死,子李煜(初名从嘉)继位。李煜善文词,工书画,知音律,但政治上昏庸。开宝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97611日),宋军攻陷金陵,李煜被俘,南唐亡。

自北宋出兵到灭南唐,历时一年多,这是宋朝在消灭南方诸割据政权中绝无仅有的,而且南唐各地守军也纷纷抗击宋军,坚守孤城长达数月之久,甚至在南唐亡后后主李煜奉宋帅曹斌令传谕各地降宋,仍有不少地方抗命拒降。江州(江西九江)军校胡则宋德民率军民坚守至次年四月下旬,城破后又进行巷战,以致遭到宋军屠城。南唐节度使郭载新用兵自固于(虔州)江西赣州,直至九月中旬,其时南唐灭亡已十个月。古瓯边界作为宋军南下的陆上通道和重要险关,自是成为军事争夺的热点之一。

事件三:南宋初年范汝为起义。南宋初年,建州曾发生多达8次兵变、起义,较大的有两次。高宗建炎二年(1128)建州叶侬叛乱,建州治所往北逃迁建阳县。旋复。建炎四年建州范汝为起义,建州治所更远迁崇安县。绍兴二年(1132)韩世忠率兵攻建州,并欲屠城,李纲救之。

范汝为,建州瓯宁(今属建瓯)人,粗知书熊克《中兴小纪》卷九)。他的叔父范积中集聚一批破产农民,以贩卖私盐为业。当时福建内陆四州实行食盐官卖,官盐质低价高,故私盐畅销,许多贫苦农民成群结队贩卖私盐。官府强制推销官盐,断了破产农民的生路。跟随范积中的徒众多次要求起义,积中不从。后其徒众杀人,劫之为首(朱熹《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三《盗贼》),积中始终不肯,遂拥戴范汝为作领袖,于建炎四年(1130)七月二十一日,在瓯宁吉阳回源洞(与建阳接壤的山区)举行武装起义。在宋军大兵压境下,范汝为接受招安。绍兴元年(1131)正月,高宗下诏令汝为归辛企宗节制,二月以后又多次命辛企宗、谢响“放散汝为党徒”(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四十)。范汝为皆不听命,而将所部农民军屯驻在建州城外数十座“外寨”中,分屯把隘。同时在各寨进行夺地斗争,勒令地主在寨内的田业,“必计其岁入之数,纳银或钱”(廖刚《高峰文集》卷一《投富枢密札子》),否则将其驱逐出寨,没收其土地和牛畜,分给农民军耕种。

范汝为再次造反后,闽浙赣官吏纷纷向宋廷告急。高宗命参知政事孟庾为福建、江西、荆湖宣抚使,从抗金前线调回名将神武左军都统制韩世忠为宣慰副使,率领三万官军先入闽征剿,并令辛企宗所部改隶韩世忠指挥。为防农民军沿闽江顺流而下,韩世忠决定先从台州(今浙江临海)航海至福州,尔后北取建州。绍兴二年正月初,韩军抵福州后即急驰建州。至南剑,桥为农民军所焚,韩世忠率先以马涉湍流过剑潭,所部遂齐渡而进。当时通往建州的要道,尽为农民军堵绝和破坏,韩世忠即引军抄山间小道,迅速绕到建州东北的凤凰山。初四日晨,韩军骤围建州城,并以天桥、对楼、云梯和火炮昼夜攻城。农民军倚城顽强抗击。初九日夜,韩军乘农民军倦怠之隙扶梯而上,城被攻破。万余农民军将士壮烈牺牲,张雄等五百余人被俘,范汝为突围退到回源洞自焚而死。农民军余部在陆必强、叶铁骨、陆必先、张弓手、熊志远等将领率领下分兵出击,叶谅所部农民军再次进攻邵武城。由于失去统一指挥,各自为战,大多相继被韩军击败。此役,农民军先后被杀戮达三万余人。

范汝为领导的农民起义虽告失败,但其斗争的经验教训,尤其是夺取地主土地的尝试,对后代的农民革命仍有一定的启示。

事件四:黄华头陀军起义抗元。南宋末期,元军大举南下,南宋节节抵抗。公元1277年南宋大臣陈宜中陆秀夫张世杰在福州立赵昰为帝,年号景炎,即宋端宗。文天祥到福州后,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在南剑州(今福建南平)招募军队。不久,元兵进福建,端宗乘海船南走。景炎二年(至元十四年,1277年)文天祥率义军从福建南下广东,转入江西,与元军英勇战斗,直至兵败被俘。

元军入闽,不断遭到南宋遗臣所率官兵抵抗,福建各地抗元武装斗争如火如荼。据《元史》和朱维干的《福建史稿》等记载:至元十四年(1277)夏,黄华在政和发动农民抗元起义,以盐夫为骨干,广泛召集建宁府其余各县和括苍等地的农民起义军,并联络畲族女英雄许夫人的抗元部队,共三万多人,断发纹身,号头陀军,英勇抵抗元军。

声势浩大的头陀军,使元廷为之震惊。至元十五年十一月,元廷命高兴在建宁府设立行都元帅进行镇压。至元十七年八月,元廷又命完者都为镇国上将军福建等处征蛮都元帅,领兵五千与高兴会合。完者都以征蛮副元帅重职招降黄华,而且利用黄华熟悉福建山区作战的特点,命黄华为前驱,清剿漳州陈吊眼抗元起义军。黄华当时经不起重职收买,成为元廷剿陈的马前卒,攻破五个陈吊眼起义军寨。至元十九年三月陈吊眼在千壁岭被捕遭难,汀漳抗元起义军被剿灭。本为南北呼应的陈黄抗元起义军被元廷瓦解了,黄华也因之被授为建宁路管军总管。

至元二十年(1283),黄华再次起兵反元,打出反元复宋的旗号,称至元二十年为宋祥兴五年,人马发展到近十万,号称二十万。以政和为根据地,攻下浦城、崇安等县,围困建宁府,范围扩展到江西的铅山和浙江的江山等地,威震东南半壁和元廷朝野。当时元朝福建提刑按察使王恽惊呼:“福建一道收附之后,户几百万。黄华一变,十去其四”。

同年十月,元廷命卜磷古带、史弼等领兵二万二千,调江淮行省参政伯颜,征东行省左丞刘国杰,江西道宣抚使高兴,福建行省左丞忽剌出共四行省军队围剿黄华头陀军。在强大的元军合力围剿面前,头陀军在辽阔的战区里拼死抵抗。黄华率军在铅山与高兴作战损兵八千,又率军急攻建宁,为高兴与福建行省元军合力作仗所败,折将两员。黄华退守江山洞,后退守赤岩寨。寨破,黄华自焚身亡,头陀军大部壮烈牺牲,无辜平民近万人遭元军杀戮。部分头陀军化整为零,转入偏僻山区,直到至元二十六年(1289)黄华的弟弟黄福和陆广、马胜再次发动起义未果,头陀军才被完全镇压下去。后人为了纪念黄华和头陀军的抗元斗争功绩,把头陀军驻扎过的许多山头命名为“黄华山”。见载于地方志的就有政和县城南的黄华山,建瓯县城北的大、小黄华山,浦城县城北的黄华山等等。

事件五:元末红巾军反元起义。14世纪50年代,全国反元起义渐入高潮。闽西北一带农民起义是由江西红巾军推动的。元至正十二年(1352),建宁县发生应必达起义,江西红巾军顺势进入建宁,而后逐步向闽北各地发展,与当地农民起义军结合,相继攻克泰宁、邵武、顺昌、将乐、建阳、浦城、松溪、政和诸县。同年,江西农民义军首领王善进入闽东区域,福安县、福宁州、宁德县、罗源县、连江县等相继被攻克,大军围攻福州,失利后退回。王善被谋杀后,闽东农民起义陷于低潮。其后,江西又有多次红巾军入闽,他们曾三次围攻闽北重镇建宁府,但都受挫于元军。元末,福建农民起义军大多失利于元朝的乡族武装,他们虽被镇压,但动摇了元朝对福建的统治。在镇压农民起义中发展起来的陈友定部乡族武装,打着元朝的旗号,实际并不听从元朝的号令。他在福建与其他元朝官吏发生冲突,先后吞并闽北的元军与漳州的罗良部元军。所以,在明军入闽前,元朝对福建的统治已经名存实亡。

元至正十三(1354年),江西红巾军王善联合古田红巾军首领陆庆八用兵福州属地,焚掠古田城乡,赤地无余,名刹大目寺,幽岩寺被毁。(明万历版古田县志)

事件六:明朝叶宗留邓茂七起义。叶宗留、邓茂七起义是明正统九年(1443年)至景泰元年(1450年),在福建、浙江、江西爆发的矿工、农民武装斗争。正统年间,明王朝为榨取更多白银,加紧盘剥矿工,对闽、浙、赣部分山区实行封锁,并派兵驻守,严禁私人开矿,穷苦矿工屡遭官军镇压。正统八年(1443)邓茂七起义军攻入古田。“正统己已,四方多故,沙尤魁寇邓茂七乘乱构煸,旬月徒丑数万。——贼长驱入境,据县庭,分徒大掠,末无所获,民庐焚燔殆尽。”(罗荣:古田筑城记)

正统十二年(1447年)十月,叶宗留乘广大矿工生计断绝,聚众千人起义。次年(1448年)四月,福建沙县农民邓茂七不堪地主盘剥和官府强征暴敛,在陈山寨建立政权,自称"铲平王",声势大振。明廷命都督刘聚、都督佥事陈荣分任正副总兵,统军镇压,叶宗留中箭身亡。此时,明军参将刘得新在建阳击败邓茂七。正统十三年(1448年)十一月,明廷特命宁阳侯陈懋为征南将军,刑部尚书金濂总督军务攻邓茂七。正统十四年(1449年)二月,邓茂七中叛徒计,遭张楷部伏击身亡。余众由其侄邓伯孙统领,继续征战。不久,邓伯孙中敌反间计,杀将领张留孙,致部众人人自危,纷纷出降,起义遂败。起义至景泰元年(1450年),叶希八等义军首领亦相继失败降明,起义失败。

事件七:嘉靖二年(1523)。银坑周马良率龙岭游家银场(今平湖辖区)矿工暴动。明代古田县志记载:坑矿利兴、啸聚滋起,首恶周马良等逋据岩险,动抗官兵,至烦,当道之议欲尽屠其地以遏乱萌。少参魏公綮且剿且抚,得其首恶诛焉。

事件八:清顺治五年(1684戊子),清军攻建宁府城,伐明宗室郧西王。不久城破,屠城,全城人口幸存不过百。城池基本被夷为平地。

事件九:康熙十三年(1674)。耿精忠派遣吴安邦攻陷古田,县令投降。吴为古田县令。

事件十:民国22年冬,十九路军首领蔡廷锴等联合反蒋人士,发动福建事变(简称闽变,下同),在福州成立抗日反蒋的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古田、南平成为重兵防守一线。十九路军第五军九师师长赵一肩于民国2212月初奉命率3个团驻守古田县城。国民党张治中部87师、88师进军古田,双方经过激烈厮杀,后因援军不至,城破在即,赵一肩开城投降。

1949年解放军南下解放福州,在旧镇附近打响解放古田第一枪。

古瓯边界民间传说,杨延昭(杨六郎)带兵在古田旧镇驻扎过一段时间,在古田旧城开辟演兵场,带兵操练。据宋史杨延昭传记载,因江南连年歉收,为安抚百姓,防止民变,朝廷任命杨延昭为江南淮南都巡检使。史料记载,宋朝驻军采取更戍制,三年一次更换驻屯地,使士兵能熟悉和适应南北水土、道路等情况。根据这些情况,同时结合瓯闽边界作为沟通南北的重要陆路通道情况分析,杨延昭带兵南下福建,途中短期进驻必经之地古田,屯兵演练,宣示武力,安抚民心,这是顺理成章之事。

千年时光,弹指一挥间。历史尘烟散去,曾经作为古瓯边界交通要道的古官道,目前仅仅成为附近乡民来往的便道。北山寨遗址静静掩没于荒山野岭之中,成为常常出现在附近乡民梦中的乡愁。北山寨寨主究竟是谁,这一待解之谜,随着古瓯边界十大风云事件的梳理重现,已经有了初步的指向,等待着更多史料印证和现场物证的进一步核实,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谜底将很快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