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闽东北初县(罗江)简述”〉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8-01-06 16:28:28”〉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宁德方志”〉

闽东北初县(罗江)简述

时间:2018-01-06 16:28:28 来源::宁德方志

 

本文说的的闽东北,大抵以今日宁德设区市为范围,即俗称所谓闽东。地理学上所称“闽东”,指福建省东部及东北部的以福州为中心的闽江下游流域和宁德交溪流域,包括今福州、宁德两个设区市,大体与明清的福州、福宁二府相当①。
    一、本文缘起
    闽东北最早的行政建置,多数人以为是温麻县,明清以来诸多相关的地方志几乎众口一词都这么说,其实不然。2006年4月27日,《闽东日报》发表了笔者文章《罗江温麻风采:漫说古代闽东之三》,开篇写道:闽东最早的行政建置,应当从罗江县的设立说起。
    公元257年,东吴政权从会稽郡分出临海郡;公元260年,又从会稽郡分出建安郡。建安郡的辖区,是福建九龙江以北部分;临海郡的主体,则在浙江南部。两郡一南一北,各辖八个县。罗江虽是临海郡的一个县,但它位于今天瑞安以南,福州以北,主要辖区应在浙南紧邻的闽东。公元283年,西晋政权从建安郡中分出晋安郡,并把罗江县从临海郡划归晋安郡;公元284年,西晋又设温麻县,治所在今霞浦县沙江镇。此后,闽东地区罗江、温麻两县并立,整个东晋南朝都是如此。只是罗江县的治所在哪里,今天已不能确指,大致总在宁德、福安、福鼎三地之间。
    这里的表述,有的笔者现在还认为基本正确,也有说的不对或太含糊的地方,后来在《六朝闽东史事四题》(载《福建文史》2013年第3期)第一节“孙吴的军事征服与郡县设置”中,在《闽东早期政区建置的总体态势》(收入《闽东文化流变论劄》,福建人民出版社2016年1月版)中,在《闽东北历史上建置沿革的基本态势》(载《福建文史》2016年第4期)的导语、第一节“东吴南朝间罗江县和温麻县的置废”中,逐步有稍微深入的探讨,本文限于篇幅,仅就罗江县设置的背景、时间、延续和境域所在简述若干要点。
    二、设立罗江县的历史地理背景
    古人对周边的山川地理和道路夷险已有一定的认识,只是所涉空间范围较小,单凭口耳相传也严重影响经验的积累、提升和传播。今天能够看到的这个方面的文字材料,温州总管赵凤仪在《明新堂记》中有“闽头浙尾”四字评。语言简括,但意味深长,我们往往忽略它的重要性。今日观之,至少有两层意思值得注意。其一,闽、浙的地境、海域紧相毗连,闽东北浙东南正处于闽浙的结合部。它们走陆路比较艰难,走海路则还算便捷。直到民国时期,一些阅历丰富的霞浦人仍然认为乘船到福州与到温州差不多远(旧时讲路程多以所花的时间来衡量)。其二,“头”“尾”云云,表达的是一种中原的眼光,从北方看南方,隐含着若许地域的优越感。但从地方行政建置的角度,福建的设县,尤其是早期的县份确实存在由浙而闽、从北到南逐步推进的趋势,而且每每伴随着军事征服行动。
    闽东北位处边陲,长期是非汉族群生活的地方,很晚才被纳入正式的行政管辖。秦代虽设闽中郡②,并未真正实施行政管理。汉代设有会稽郡,但它重心在北不在南,整个东南滨海丘陵地带,直到东汉后期,仍只在椒江口、瓯江口和闽江口设了三个县,即章安(今台州)、永宁(今温州)和东候官(今福州)。孙吴时期,随着军事活动和经济开发的推进,情况才逐渐发生变化,孙策、孙权新置建安(今建瓯)、南平(今邵武)、汉兴(今浦城)、建平(今建阳)四县;加上候官县,史称“东冶五县”。它们都分布在闽江流域,而且绝大部分在闽江上游,孙吴统设为会稽南部都尉。而闽江以外的长溪、岱溪、霍童溪流域(分别是福建第五、六、七条大河)所在,今日称为闽东或闽东北,当时则属会稽东部都尉。
    当时的制度,一般的郡设一名都尉((原称郡尉)佐助太守,掌管一郡武事,有的大郡、边郡,往往在偏远多事之地设立诸部都尉,下辖若干县,以加强统治,成为一个准郡级的政区单位,但行政上仍是原来郡区的一部分。东汉末以来,以武职都尉管辖地方政事渐渐常任化,“汉末及三国,多以诸部都尉为郡”③。孙吴在江左建立政权,每以武力征服先行,“诸部都尉为郡”,实际上就是通过“军管区”的形式过渡到正式设郡。扬州地区会稽郡到了孙吴后期,陆续在原来的都尉管区正式设郡:会稽王孙亮太平二年(257年),以会稽郡东部为临海郡;景帝永安三年(260年),以会稽郡南部为建安郡;末帝孙皓宝鼎元年(266年),以会稽郡西部为东阳郡④。孙吴会稽南部都尉和建安郡的治所都在建安县,设郡的同时,又增设了将乐县、新的南平县和东安县(今南安)。这样,建安郡辖有八县,其中六县在闽江上游,一县闽江口,一县在晋江口;闽东北的罗江县尚在临海郡治下。闽东北与浙东南,地境相接,地形相似,当年划分郡县,自然颇多粘连。
    三、罗江县置废的时间
    罗江县设立的时间,史无明载,吴增仅《三国郡县表附考证补正》疑与临海县同立,大抵可从,即设立于东吴孙亮二年,就是公元257年(也有说是孙权赤乌二年,即公元239年)。
公元280年,即吴天纪四年、西晋太康元年,西晋平吴,晋武帝乘势调整全国政区,主题是归并吴蛮图籍,整合全境,做成“尽有殷周之土”的“冠带之国”。晋安郡的设立即是其中的一个政区变动。《宋书•州郡志二》载,晋安郡,太康三年分建安郡立;罗江县,吴属临海郡,晋武帝立晋安郡,度属;温麻县,太康四年立。《晋书•地理志下》载,晋安郡太康三年置,统县八:原丰,新罗,宛平,同安,候官,罗江,晋安,温麻。此间变化,可以列成如下简表:

太康元年至四年涉闽三郡属县变动表

 

太康元年(280年)

太康三年(282年)

太康四年(283年)

临海

临海  始丰  松阳  安固罗江  宁海  章安  永宁

划出罗江,统县七

以横屿船屯增置始阳县,旋改名横阳,统县八

建安

建安  将乐  昭武  建阳吴兴  延平  东安  候官东平

划出东安、候官,改昭武为邵武,统县七

建安  将乐  邵武  建阳吴兴  延平  东平

晋安

 

原丰  新罗  宛平  同安候官  罗江  晋安

以温麻船屯增置温麻县,统县八

出处

孔祥军:《三国政区地理研究》附《晋太康元年的行政区划》

参据《晋书·地理志下》《宋书·州郡志二》

《宋书·州郡志二》

但罗江县的治所长期“无考”(见下文),而传统舆地之学主要是沿革地理之学,尤重郡县建置时间和治所的记述和考求,对于政区界址则较少留意;它的界址问题也就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全国性的地理总志,唐代人写的《元和郡县志》,反映唐代政区情况的新旧《唐书•地理志》,已经没有罗江县名。宋代人写的福州地方志,《三山志》卷1叙州之沿革,有罗江之名,无罗江之址;卷2卷3叙县之沿革,已经完全不涉及罗江县。于是在明清方志叙事中,晋温麻县境就变得超常之大。乾隆本《福宁府志》卷2《地理志•沿革》说:“晋太康三年析侯官置温麻县”,“今府治及连江一带皆是”,包括了从连江县到福鼎县(今改市)整个闽东北之地。这便没有罗江县存在的位置了。福建方志不载罗江,浙江方志却略存痕迹。弘治本《温州府志》卷一“建置沿革”载:
    东汉顺帝永和三年(138年)分章安之东瓯乡为永宁县,末年置东、南二部都尉,东部临海,南部建安。吴孙权分永宁置罗阳县。孙亮太平二年(257年)以东部都尉为临海郡,以永宁属之;改罗阳为安阳县。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平吴,改安阳为安固县,分安固南横屿船屯置始阳县。《晋志》临海郡领县八:章安、临海、始丰、永宁、宁海、松阳、安固、横阳。明帝太宁元年(302年),分临海之峤南、永宁、安固、横阳、松阳及晋安之罗江,凡五县,立永嘉郡,属扬州,治永宁,峤南即温州。孝武宁康二年(374年)分永宁置乐成,以罗江还晋安。弘治志虽属后出,但温州方志历代传修有绪,自南朝《永嘉记》(永嘉太守谢灵运)、《永嘉郡记》(员外郎郑辑之)开山,此后迭有隋《永嘉图经》(陆羽茶经引),北宋《祥符温州图经》(李宗谔),南宋淳熙《永嘉志》(周澄、徐嘉言),绍熙《永嘉谱》(知温州孙懋修、曹叔远纂,凡二十四卷,分年谱、地谱、人谱、名谱四目,年谱即述建置沿革),嘉定《永宁编》(知温州留元刚修、陈谦纂,十五宗),元至大《温州路志》(章哲,夏开先,二十卷),延祜《东瓯志》(章哲改编,十册),等等。那么,弘治本《温州府志》的说法当渊源有自,可以采信,其说既与《宋书•州郡志》《晋收•地理志》不相抵触,又补充交代东晋前期罗江县属郡的一次小反复,更加丰富了我们对吴、晋时代闽东北与浙西南关系十分紧密的认识。
    罗江、温麻两县并立的格局,或当一直延续到南朝齐末,《南齐书•州郡志上•江州》载,“晋安郡:候官、罗江、原丰、晋安、温麻”,可以为证。梁陈两代的情况,史籍没有直接记载,只能从《梁书•王僧孺传》《陈书•始兴王伯茂传》中查得候官、原丰、温麻三县之名(晋安移属新设的梁安郡亦即南安郡),罗江县当已撤销⑤。以情势揆之,大抵被并入温麻县,温麻县的治所很可能也在此时迁至今霞浦县。公元589年隋朝平陈,大幅度并县,闽地只留建安一郡辖闽、建安、南安和龙溪四县(另有邵武县属临川郡),温麻县并入原丰县(三年后改名闽县),从今日连江到福鼎的广阔地域不设一县,彷如孙吴未立罗江县之时。如前文引,我过去以为“闽东地区罗江、温麻两县并立,整个东晋南朝都是如此”,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四、罗江县的境域
    罗江县的地望,学界审慎的意见,多说“罗江县无考”。 这实际说的是治所无考,辖境的大体范围,则不难推断,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三册三国吴、西晋的扬州图幅“无考县名”都列有罗江,但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他就说过罗江县在今“福州东北”。稍早劳榦在30年代发表的《汉晋闽中建置考》也说罗江在福州北部沿海⑥。
    最早比较细致的探讨罗江县之所在的,当推福建地方史耆宿朱维幹。据他查考,关于罗江县治,旧有罗源县、瑞安县、宁德县三说。明代《八闽通志》卷一《地理志•福州府》以为在罗源县,因县有松峙江旧名罗川,这是第一说。《宋书》卷三六《州郡志二》载罗江县原属临海郡,度属晋安郡,后人或解“度属”即遥属,罗江县在今瑞安县境内,这是第二说。朱氏以东晋郭璞《山海经注•中山经•霍山》称霍山有五,其一为晋安郡罗江县;而南宋《三山志》卷三《地理类三•宁德县》有霍山乡,以霍童山得名,认为罗江即今宁德县,这是第三说。且再引唐代释道世《法苑珠林》卷七一《祈雨篇》引南朝齐王琰《冥祥记》云:“晋安罗江县有霍山,其高蔽日”为补证⑦。
    但罗源不能跳过福宁属罗江县,瑞安也不能跳过福宁属晋安郡,罗江县即今宁德县的说法很不准确。后来,周振鹤、游汝杰提出在福鼎县⑧;林汀水又提出在福安县⑨。林汀水以福安县南赛岐镇西、甘棠以北有一“罗江”地名,正处霍山之旁,且居晋时二郡的交界点,故疑罗江旧治当即在此。但当地的乡贤说罗江是晚近的称呼,原来很长时间都叫罗家巷。我以为,福安迟至南宋末才置县设治,与这里的地貌形势极易发生大洪水有关,孙吴时的生产力水平恐不足以支撑在河畔、河口设县的需要。但在福建第五大河长溪流域开置闽东北首县终究不失是一个诱人的推想。“福鼎说”的长处之一,是可以比较轻省的处理与温麻县的关系的难题,使罗江县的行政隶属在浙、闽间或者说在临海郡(后来是从临海郡分出的永嘉郡)、晋安郡间的移动,毫不影响到明清以来人们对温麻县域、县治的旧判。不好解释的是晋安郡霍山问题和福鼎迟至清代才设县问题。
    综合考虑西晋太康三年晋安郡建置态势,罗江县从浙东南临海郡来属,其西半边自然包括今日的福鼎、霞浦;境内有霍山,即今宁德霍童山,其东半边至少包括旧宁德县的一部分,县治当在今福安、霞浦一带的海边附近。西晋温麻县治则应在今连江县,境内有福建第六大河岱江(鳌江),大约在南朝后期徙治今霞浦县。那么,晋安郡八县除新罗在九龙江上游以外,都设治在福建几条主要河流的出海口附近(由于海岸线的历史变迁,同安旧治已不在今天的海边)⑩。
    五、余话
    末了,再简单说明几点。其一,《太平御览》卷一七一《州郡部•台州》引《十道志》、《元和郡县志•卷二七•江南道•台州》都说台州秦属闽中郡,闽东北与浙东南,地境相接,地形相似,当年划分郡县,自然颇多粘连。
    其二,罗江县从隶属临海郡划属晋安郡,再从晋安郡划属永宁郡,又从永宁郡划属晋安郡,其间境域或当有所变化,但时远亊邈,难以究诘,本文只能笼统处理,与历史实情,势不能尽合,敬伺高明有以教我。
    其三,罗江、温麻的区位关系比较复杂,目前材料所限,破难完全理顺。但罗江县的存在,是一个“坚硬”的历史事实,把“度属”解为“遥属”,在沿革地理话语系统中并无根据,也不宜把六朝时期的临海罗江与晋安罗江割裂开来,叙述闽东北的早期政区建置,必须把临海郡、永嘉郡和罗江县都纳入视野。至于温麻县的沿革问题拟另文再谈。(林校生)
————————————
① 赵昭炳主编,《福建省地理》,第257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93年。
② 见《福建省志•地理志•附录》“建置沿革及考证”,第429-430页,方志出版社,2001年。
③ 《宋书》,卷40,《百官志下》。
④ 参见《三国志》卷48《吴书•三嗣主传》(孙亮、孙休、孙皓)。
⑤ 胡阿祥、孔祥军、徐成著,《中国行政区划通史•三国两晋南朝卷》,第1170-1186页,第八篇第一章“南朝梁实州郡县沿革”第一节“江表诸州”附“江表诸实县存考”考得156县,不列罗江县,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
⑥ 谭其骧:《浙江省历代行政区域》注一,原载杭州《东南日报》副刊,1947年10月4日;收入《长水集》上册,第398页,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劳榦:《汉晋闽中建置考》,《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5本第I分,1935年10月。
⑦ 朱维幹,《福建史稿》,第49-50页,第二编第四章“闽中郡县的建置”,福建教育出版社,2008年第二版。
⑧ 见《方言与中国文化》,第一章第三节“移民与方言渊源和方言地理格局”,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
⑨ 林汀水,《闽东、闽北若干政区地名沿革考辨》,载《厦门大学学报》(哲社版)1998年第一期。
⑩ 东吴、西晋时期闽地的行政建置,参见林校生:《闽东早期政区建置的总体态势》,载《闽东文化流变论劄》,第39-48页,福建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