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登狮子岩”〉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8-05-13 11:51:45”〉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闽东日报”〉

登狮子岩

时间:2018-05-13 11:51:45 来源::闽东日报

 

古镇穆阳,依山傍水,山环水抱,秀色天然。狮山有如一头雄狮蹲伏,护佑着父老乡亲。狮子岩便在这狮山之巅,它就像那狮子高昂的头。
沿着咸头壑长着青苔的山岭古道去登狮子岩。这是古时通往山乡的一条必经之路,光滑而整齐的台阶上铺满松针和树叶,让人感慨不知有多少乡亲辛劳的脚步才把它磨的如此铮亮。
路旁,一丛丛高大的凤尾竹摇碧流翠,先辈们种下的古樟树十多人合围才能抱住,华盖如阴,被人们尊为树神。上世纪七十年代新栽的松树和香樟也已长成一片幽静的森林。拾级而上,古隘口连着古城墙遗迹突现眼前,一人挡道万夫莫开的雄风犹存。
登上“归隐亭”,这新建的山亭是纪念祖籍山东、为避战乱迁徙到穆阳的元朝隐士缪奕老和明代缪琏、缪催父子的。《福安县志》记载:“缪奕老,别号崇兰,取幽贞之义。好书耽词,至忘寝食。元季,遁世不仕,作室狮岩,莳兰绕屋,匾曰‘兰室’。诵仲山家规(缪烈著)以训子孙,孝友成俗。乡里有事不决,咸就平焉。”此后,缪奕老的裔孙缪琏也做亭狮山之麓,号“雪崖”“日诵古书,世味澹如。”,其子缪催承父志仍结庐狮岩,匾曰“见南”。父子同隐狮岩读诵诗书。
坐在“归隐亭”中望眼古镇,黄土高墙围筑的老屋,黛瓦连绵一片。那笔直的印坪街、百年老校穆阳小学和抗战时期内迁的省立师范学校旧址展现眼前。前辈们对教育的重视、传承和坚持,使我身临其境地感受了缪烈《狮子岩》诗中“桂花岩下香满枝,随意催送到书帷”的意境。
再走不远便到了“狮子岩”石刻处,后山一排红色的建筑依山而建,那便是缪仙公的仙宫别院。到了狮子岩,人们往往都要去礼拜缪仙公。宋进士缪从龙历官国子监直学,兰溪县尉,后弃官上白云山修炼,推动了穆阳文化和闽东道教的发展,至今,古镇还流传着许多缪仙公的故事。
登上狮子岩,“吉水亭”前的岩石上篆刻着黄梦攸的诗“蛟龙跃,狮子吼,头角峥嵘精神抖。若问破天荒,还我霹雳手。”史料记载,“狮子岩风雨时常有声吼”,凡听到者便会显达。苏堤村黄
梦攸自幼聪颖,少怀大志,闻声咏诗明志。他勤学苦练,文武双全,十三岁中武举,宋乾道五年再试中进士,先后任静江通判、衡州知府。他居官公明正直,洁己爱民,任满士民遮道赠诗志感:“宰相忠廉似水清,全凭仁德扶黎民。九江郡邑含春泽,皓首黄童颂太平。” 黄梦攸这一声吼,吼出了一代名臣;吼出了儿子黄质、孙子黄景师一家三进士的家族传奇。
站在悬崖绝壁的观景桥上,视野更加开阔。俯瞰穆阳溪环绕着葛南坂沙洲流淌,在阳光下闪烁金光;新修的步道在岸边古榕树带和樟树林中延伸,全国特色小镇建设紧锣密鼓。苏坂村和苏堤村隔岸相望,这里流传着一溪两将军的故事。苏坂村是国民党少将邮总视察林卓午先生故乡,周恩来总理曾为其题词“传邮万里,国脉所系”;苏堤村是新四军老战士、开国少将黄烽的故里。

  “吉水亭”前小广场,新建起了全国作协原副主席张炯先生的《穆阳赋》石碑墙,曾在穆阳小学读书,后来走上革命道路的他感赋:“胜境如斯兮竞天功,穆阳古镇兮换新容!今昔对比兮心潮涌,祈愿新阜兮永青葱!……”
“仰止亭”横亘狮子岩顶,亭前石雕“穆阳三贤” 缪烈、郑寀、谢翱塑像。缪烈,字允成、省元,少有大志、颖敏嗜学、习诵至忘寝食。宋理宗嘉熙二年(1238年)进士。特添差福州教授。著有《春秋讲义》十卷,《仲山集》数卷。郑寀,宋绍定进士。淳祐五年(1245年)福安县治久议不决,他呈诗理宗力主县治设韩阳坂。诗曰:“韩阳十景世间无,堪与王维作画图。四面罗山朝虎井,一条带水绕龟湖。形如丹凤飞衔印,势似苍龙卧吐珠。此处不堪为县治,更于何处拜皇都”。理宗阅后深为感动,御批:“敷锡五福、以安一县”。至此福安以诗建县。谢翱,南宋诗坛翘楚。元兵入闽时,他尽倾家资、毁家纾难;弃笔从戎,投身文天祥部,任谘议参军,一起抗击元军。兵败后隐匿于闽浙民间,写下了《登西台恸哭记》和许多悼念文天祥、寄寓对故国沦亡悲痛的诗文。其崇高的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被学者推崇,后人称颂。
站在“仰止亭”前,看穆水悠悠,群山巍峨,仿佛听见穆阳溪远古的欵乃桨声,看到先辈们开疆拓土的苦难辉煌。狮子岩下,穆阳古镇,山高水长,名士风流。(缪见文)                                                                                      0513狮子岩.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