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石马兜”〉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8-06-10 10:08:47”〉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闽东日报”〉

石马兜

时间:2018-06-10 10:08:47 来源::闽东日报

 

 石马兜之所以被称为雨巷,我想是因为它有一条悠长悠长的曾经叫做皆春街的巷子,连接了前街与后街,福安市穆阳镇没有哪一条巷比它更长、更像一条直线。逼仄的巷道如同甬道,两边列店,望衡对宇,檐角相接。这里的天空是一线天光,而雨季则是戴望舒笔下的雨巷,“雨巷”似乎就是石马兜的名片。大凡人们对雨巷的感觉,也许是基于一种文学意象,想到的大概是撑一把油纸伞,在雨中彷徨又彷徨,希望飘来一位与丁香一般结着愁怨的姑娘。古老的巷子,不变的天空,多雨的季节,与现代的浪漫邂逅故事,充满诗意的雨巷令人有着无限的遐思。
    早在明朝初年,隆岗祠房祖的父亲禄四公就砌了一条石子路,这就是雨巷的雏形。这条路的初始作用,我想应该是通往溪边渡头以及三清观,直到明朝万历年间,缪氏修建了五门,从皆春门到南薰门这一段正式成为一条街——皆春街。同时开辟的前街与皆春街在南薰门外交汇,前街两边店铺林立,可见当时石马兜一带已经很繁荣。
    正北的皆春门是用大石头砌造的,屏墙上有州守郑瑄的题字“敦睦遗风”,民国时期拆除了。从皆春门到南薰门,你可以花上半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不过,这只是从前的距离,而从前的路面,一律的鹅卵石路,锃亮光滑。遍布周遭的迷宫般的小巷小弄,也不例外,有的地方石子还排列成各种图案。现今的雨巷,它被定义得更长,水泥路面从卫生院铺盖到前街乃至穆水溪畔——曾经的旷野地带,缪氏五门的皆春门与南薰门早已不复存在。
游走于石马兜的大小巷弄,仿佛进入另一个独立世界,一种旧日的时光,时间似乎也放慢了脚步,与外界的喧嚣有所不同,这里的一切恬静安然而从容不迫。与大多数江南小镇一样,即便没有丰繁的历史,安逸超然的生活状态,也是值得羡慕体味的。
    在前街与后街之间,青砖黑瓦黄墙,石马兜的民居显得有点破旧不堪,但它是有内涵的,却又绝不张扬,任时光的雕刻机在这里雕来琢去。随着时代的变迁,群体的记忆也许不那么清晰,或者有意无意地忘却,一垛颓圮的青砖墙壁,一片斑驳的灰塑门匾,隐隐透露出曾经有过的辉煌与荣耀。从五家众到红门楼,从黑门楼到隆岗祠,从馒头弄到坊坪,从天主教堂到罗洒修院,历史的厚重与孑遗、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碰撞,再丰繁的历史也无法避免时光洪流的冲刷。石马兜无言地座落在那里,诉说着穆阳历史长河中的那些如烟往事。(高翔 文/图)                                                                                                                                                                                                      0610石马兜2.jpg                                                                                                                                                                                                           0610石马兜.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