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柘荣县陈桷家训”〉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12-25 21:50:59”〉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

柘荣县陈桷家训

时间:2019-12-25 21:50:59 来源::

 

孝友

尧舜之道,不外孝悌修齐之事,首在人伦,此有家者所宜丞讲也。吾族孝传家,诗礼贻训,为人子者当思亲有罔极之恩,为人弟者当思长有必敬之礼。勿以兹怙而生骄,勿以则望而成怨,事则禀命以行,言则恂然惟谨,斯亲其亲,长其长,而一家之孝友足冈以,尚其敦之。

 

礼让

孝友而外,即次渊睦,惇俗型家,莫先礼让。一坐立之顷,必分先后,一称呼之际,必别尊卑。乡党且然,宗族尤甚。勿以强凌弱,勿以小加大,长幼有序,出入有法,彬上然礼让之遗矣,尚其崇之。

 

诗书

束躬之要,必资礼义,绵家之泽,端赖诗书,苟诗书有未习,即礼义有不明也。考吾家先世设书院以造士,割义田以资学,代登科甲,世业缣缃。即已有典而有则,故自可观而可兴。凡我后人,勿谓资钝不堪,巨策英敏者多失之浮,勿谓家贫不暇诗书,劳苦者或取之易。上之,固期黼国黻家;次之,亦可传经授徒。是诗书之流泽孔长矣。尚其笃之。

 

勤俭

克勤于邦,克俭于家,古之有天下者尚然,况在庶人之有家者乎,故勤而不俭则出无度,奚以家给而户足;俭而不勤则废颓必多,奚以精业而成事,二者相须不可。凡安居乐业,勤俭足式矣,尚其务之。

 

艺道

士农工商,各有分职,贱役下肄,不齿人群,况宇宙甚大,无不可食力之人,艺事甚多,无非为安身之。即如佣力,亦堪自给,负败亦足营生,奈何有甘心奴仆阆皂隶,甚至牌博游戏穿窬,偷盗亏体辱荣,恬不知耻者,皆不事执业所致也。凡我族中单寒,各宜猛省,宁冻馁以死勿苟且而生,庶可以清白身家,而不至玷汗祖宗矣,尚其慎之。

 

闺门

家族重在名分,闺门之内严若朝廷。有不谨历实阶之,乃或狮吼河东夺丈夫之气,牝司晨旦为道之索。甚至内外无别,则狎邪易生,帷薄陈则,谤议盈路,迹其从来,皆由男子无权,往往坐制,不知防微在渐之计也。吾族家道素严,壶范罔铁,门内之事,局外难知,各宜整顿,时加警,庶可几型于之化而克正乎内矣,尚其肃之。

 

兄弟

诗曰,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人不知无兄弟之苦,是不知有兄弟之乐,或妇言是用,而手足之恩日薄;或疏逖是谋,而骨肉之爱转睽,始焉阋墙,继而台侮,取笑乡邻,震惊闾里,同气若此而何有于一从再从者乎,更何有于亲尽服穷者乎。凡在吾族,兄当切鞠子之衷,以友于弟;弟当念天显之义,以恭厥兄,安乐相亲,患难相伊,庶几怡匕一堂,用媲先人二难之美矣,尚其睦之。

 

孤弱

王者之政必先穷民,一族之中宜怜()弱,其或赝害于强宗,或受制于分长,或豪邻之侮难御,饥寒之苦无策,又或幼失教诲而流荡不检者,或继室所生而前子谋噬者,孤弱吞声,奸究得志,家道不振,此为甚。全赖族中正直亲党善良辈,曲加提挈,共谋扶持,一则可补天地之憾,一则克体祖宗之心而庶有日矣,尚其恤之。

 

争讼

盛世以止辟为先,圣人以无讼为贵。讼虽因争而起,争究以和而平。昔张公九世同居,吾家百犬大同牢盎,能惟忽和,惟争讼所以不兴也,凡我族人各体此意,忍以眭眦之小失至屈辱于公庭,勿以狎昵之微嫌至委身于法吏。内与一族往来,固宜乐易聿著;外与一世晋接,更宜礼让常伸。斯鼠牙雀角争悉泯,而大和有象矣,尚其平之。

 

国课

国家征将有制,功令綦严,以钱粮为州县考成,以逋欠为绅衿罪案,三令五申有耳共闻,如或不遵,限格以致,故为拖延,是藐法制,如弁髦轻身家如蝼蚁也实不自爱,于上何尤,势必来追呼之扰甚,且受鞭朴之辱,有意故犯,噬脐何及,吾族务怀好义之风,予存乐输之念,勉为国家良民,勿效洛邑顽士,斯囊棠无余自得至乐矣,尚其急之。

 

祠墓

食稷泽者不忘其被,契之教者不忘其鴥,然则惟祠与墓,固祖宗之所以楼伸灵而藏体魂,尤后人之所以念水源而思木本也。乃有生于未入祠者,绝无报本追远之心,终身不扫墓者,听为荒烜蔓草之冢,谁非人子,自甘不孝若此乎。敬告族人各念尔祖,春露秋岁勿忘四付之祭,崇封斩荆,修兹一抔之土,至于乔松阴蒻,又当戒其翦伐,笃其庇荫,庶祖灵得妥,而子孙亦必蒙休矣,尚其培之。

 

户司

一国之政家宰掌之,一族之政户司主之,虽其用各不同,而其必贵得人则一也。我族自八友公始为户司,最称谦能,其后家嗣克继,芳型藉藉,相传久矣。然而乘除代谢,得人实难,以一人而承祖宗之寄,为一族之望,是必能体祖宗之德,通一族之心者也,非有识有守有德有才何堪胜斯任乎。嗣后更立司户,必须合族公举。总之当事者务为秋霜,勿为冬日;勿为斩钉截铁,勿为何鼓摸棱,庶可以仰答祖宗,而不负族望矣,尚其简之。

 

【译文】

孝友

尧帝舜帝的大道,不外乎是孝悌恭谨、修身齐国之类的事情,摆在首位的就是人伦之道,这是有家室之人都应该承续追求的道理。我族以孝传家,以诗书礼仪作为训导。为人子者,应当考虑到父母双亲的恩情深重;为人弟者,应当考虑到兄长必须要以礼为敬。不要仗着宠爱而娇惯,不要因为过分的期盼而生出怨恨。行事按照尊长的命令,说话也要小心谨慎。这样一来,人人各自亲近自己的父母,各自敬爱自己的兄长,那么一家的孝友之道也就足以形成风尚。要敦守呀!

 

礼让

孝顺友爱的道理之外,紧接着的就是相处上的和睦了,要使族人不违背世俗之理,谨遵家法,就要把礼让放在首位。一旦要坐要立,势必要分先后顺序;一旦要称呼对方,势必要分出长幼尊卑。同乡之人尚且如此相待,同族之间更应该注重这方面的礼节。不要以强凌弱,不要以小加大,而要长幼之间有秩序,出入之间有法则,要彬彬有礼地互相礼让。希望你们都要崇尚它。

 

诗书

检点约束自己行为的要义,必定要以礼义为准则;延续家业,使其绵远流长的良方,必定靠的就是诗书。如果不学习诗书,那么就会不明礼义。考究得知我们家族先辈为了培养士人而设立书院,为了资助学业而割出一块义田,因而代代都有登科甲的人,世世代代的功业被记载下来,这样一来就有了典章法则,可以用来观察与联想。凡是我的后人,不要说自己资质愚钝,不能读书,那些英敏的人多因此而失之于浮华;不要说自己家里贫穷,没有闲暇时光来读诗书,劳苦之人也可以选取那些容易读的篇章。好一点的,可以期待其能为官报效国家;次一点来说,也可用它来传经授徒。这样一来诗书的流布恩泽就宽广绵长了。希望你们笃信呀!

 

勤俭

治理国邦要勤劳,治理家业要节俭,古时坐拥天下的人都是这样做的,更不要说我们这些仅有家室的平凡之人了。只是勤快而不节俭的话,开销用度就没有节制,哪里能够使得家给户足呢?一味的节俭而不勤劳,荒废颓败就会增多,哪里能够精于事业而成就大事呢?勤俭二者相互承佐,不可偏废。凡是能够安居乐业的人,勤俭必定是其遵守的法则。希望你们这样做呀!

 

艺道

士农工商,各有本分职位,而从事卑贱的奴役之类下等事业的人,会被众人极端鄙视。天地宇宙如此之大,所有的人都可凭借自己的气力获得生存。事类繁多,无非都是为了使自己安身立命。就算是受人雇佣出卖气力的人,也都能满足自己的生活需求,可是却有那些甘心做奴仆与衙门里差役之事的人,更有甚者,还有去从事打牌赌博、打洞穿墙偷盗之事的人,使身体受亏,使荣誉受辱,恬不知耻,这都是不去从事类似士农工商这样的行业所导致的。凡是我族当中的薄弱清寒之人,都要深刻反省,宁愿受冻受饿致死也不要像那样苟且偷生,这样的话还可以获得清清白白的名声,而不至于玷辱祖宗,使祖宗汗颜。希望你们都要谨慎呀!

 

闺门

家族以名分为重,女子闺门之内的规矩森严得好像朝廷之中。女子行为不端,或者像河东狮吼,在气势上盖过丈夫;或者像牝鸡司晨,实在有违道义。甚至于内外无别,这样容易使得行为放荡,品行不端;男女不分,内外杂沓,就会招来众人的诽谤议论。考究这种情况的原因,都是因为男子在家没有权威,慢慢地丧失自己的威严,而不知道防微杜渐。我族家道一向严明,女子闺门之内若不遵秩序,局外之人也难以得知。各家这个时候都应该整顿,时时加以警示,这样才能建立法则,使闺门回归正道。希望你们严肃地对待呀!

 

兄弟

《诗》说:“常棣花开朵朵,花儿光灿鲜明。凡今天下之人,莫如兄弟更亲。”人们不知道没有兄弟的艰苦,是因为不知道拥有兄弟的快乐。或者只听信妇道之言而导致手足之间的恩情越来越淡薄;或者因为听信旁人的话语而导致骨肉之间反目相待,刚开始是兄弟之间暗地里相斗,紧接着就是公开互相辱骂,让乡里邻居耻笑,使乡里邻人感到震惊。同胞兄弟之间做到这个地步,那还有什么一从再从的呢?还有什么亲尽服穷的呢?凡在我族中,兄长都应该抱着稚子初心,友爱弟弟;弟弟都应该念着上天的指示,恭敬兄长。要安乐之时相互亲爱,患难之处互相体恤帮助。这样一来兄弟之间就能像怡、匕一样友善相处,能够媲美先人了。希望你们要和睦呀!

 

孤弱

为王之人治理国家,首先考虑的是穷苦的民众,一族之中,首先也要怜悯孤弱之人。他们或是被强势的同宗之人欺负,或是受制于某些长辈,或是面对霸道的邻居的欺侮不能反抗,或是面对饥寒之苦而束手无策;又或者是幼年之时没有受到教诲而变得行为流荡不检点,或者是继室所生而被前子谋害。若是孤弱之人忍气吞声,奸邪之人骄纵得势,这就是最严重的家道不振了。要避免这些,全靠族中正直善良之人从旁提携,共同扶持帮助,这样一方向可以弥补天地之憾,另一方面可以体恤祖宗的一番苦心。希望你们要体恤帮助呀!

 

争讼

繁盛之世首先要停止大的刑罚,有德圣人以没有争讼为贵。诉讼虽然因为争执而起,争执却终究以和气而平复。过去张公九世同居,我们家族百犬同牢而住、同盎而食,就是因为能够和气,所以争讼之事才不会兴起。凡是我的族人,各自要体会此中深意,怎么能够因为睚眦小事而使自身在公庭之上受到屈辱呢?不要因为类似狎昵嬉笑一类的小事而使得自身受到法律的惩处。与同族之人往来,本当和气;与外人交接,更应当礼让。能够常使鼠牙雀角之类的小争端不发生,那么就能趋向大和了。希望你们要平和相处呀!

 

国课

国家征收税收有自己的制度,体例严明,把纳税的钱粮作为州县的考核,以拖欠税款作为地方缙绅的罪责,三令五申的强调,这是有耳共闻的,如果不遵守,限格以致,故意拖延的话,就是藐视法制。如果自我轻视,就好似蝼蚁,实在是不自爱,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官员势必来催扰追收税款,甚至有可能受鞭打的侮辱,若是有心故意这样做,最终后悔不已。凡我族人,务必要怀有好义的风气,要存有乐意向国家输送税收的心思。要尽力做国家的良民,不要效仿洛阳顽固的人士。即便口袋没有剩余也能感到快乐。对于税收这件事,希望你们要紧迫起来呀!

 

祠墓

后稷的后人不会忘记他的恩惠,契的后代不会忘记祖先的模样,这是因为有祠堂与坟墓存在,祖宗能够凭借这些来使灵魂体魄得以止息,后人也能够凭借这些来饮水思源,遇木求本,追溯自己的源头。有一生从未进过祠堂的人,绝对没有报答祖先、追念先人的心意,终身不打扫坟墓的人,任坟墓荒废,被蔓草覆盖,谁不是父母的儿子呢?竟能够自己甘于做不孝的人到这个地步。敬告我的族人,各人都要追念自己的祖先,春秋不要忘记祭奠,还要记得修整祖先的坟墓。至于像乔松之类的树木,不要砍伐,要笃信祖先能受到它们的庇荫,这样一来祖先的灵魂得以安妥,子孙也能受到恩泽。希望你们要培植呀!

 

户司

一国的治理,由冢宰掌管;一族的治理,由户司主持。虽然其中的方法有所不同,但是其贵在得到合适人选的道理却是一样的。我族的户司最初由八友公充当,他是最为谦逊有能力的人,这之后后代承继他的美德,前后相传已经很久了。然而,人事终有代谢,得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是十分不易的。通过一个人来承载祖宗的寄托,是一族的愿望,这样必定能体会到祖宗的恩德,使一族之心得到团结,若不是有识见有操守有德惠有才学的人,又怎么能够承担此任呢?之后要另立户司的话,必须全族共同选举。总而言之,掌管全族事务的户司要不惧秋霜冬寒,做事要斩钉截铁,不要模棱两可。这样一来就可以报答祖宗之恩,不辜负全族的厚望。希望你们要选好人呀!

 

【家族人物简介】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PC-20181007IBFV\Desktop\宁德史志 择稿\陈桷画像-替换原有129页照片.png

陈桷,原名纬,探花,官至宋礼部侍郎,柘荣湄洋陈氏四世祖,力主抗金,三平兵乱,史称“一方以安”。拒收三万八千贯番宝,上嘉“守介不移”,在溪坪故居敕建骑街坊,为千古廉吏。

    陈桷身经哲宗、徽宗、钦宗、高宗四朝。继之五世仕宦,几与南宋王朝相终始。幼年从父就读,后入太学。政和二年(1112)殿试第三名,授文林郎,冀州兵曹参军,历太学正、博士、秘书省校书郎、著作佐郎、著作郎、尚书虞部员外郎,进为礼部郎中。政和八年,在提点福建路刑狱任上,值福州防秋兵变,谋杀安抚知州事,陈桷不计个人安危,亲入乱兵中,晓以法理,权以利害,导以去从。乱兵要求谎奏“帅臣自毙”以免罪,陈桷佯诺;却派员飞章上奏,自责前奏不实以请罪。朝廷使自行处置。陈桷趁乱兵调走时,追杀其中首犯二十余人。

绍兴三年(1133),其被召为金部员外郎,升郎中。陈桷不顾及自己官卑职小,上奏:“今当专讲治道之本、修政事以攘敌国、不当以细故勤圣虑如平时也。”“刺史、县令满天下、不能皆得人、乞选监司、重其权、久其任。”四年、除起居舍人、改太常少卿、又陈述“攻守二策、在于得人心,修军政。”五年至九年,历任泉州知州和两浙西路提刑、福建路转运副使。每到任、就立即检查利弊,提出改革意见,如“乞置乡县三老以厚风俗”和“重侈靡之禁”等等。

绍兴十年到十四年召为太常少卿和权礼部侍郎。在讨论普安郡王出阁礼例问题上,秦桧怀疑他附与故相赵鼎旧奏意见,遂向高宗进谗,诬以“不详典故、任意怀奸”,将陈桷与同政见6人一起罢官。不久改秘阁修撰、提举太平观。

    绍兴十五年起,知襄阳府、充京西南路安抚使。当时襄汉地区在连年兵火之后、户数已减至承平时二十分之一、而赋税却有增无减。陈桷请重行减免、深得民心。未几,又值汉水泛溢,田园淹没,庐舍飘荡。陈桷年已五十,仍率领兵民修筑堤岸,平息了水患。十六年,以疾乞祠,复秘阁修撰。提举太平观。二十四年,知广州,充广南东路经略安抚使,未到任而卒。著有《无相居士文集》,已散失。

 

家训、人物简介整理:陈拂岫

搜集整理单位:柘荣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