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青草滋味浓”〉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12-25 21:49:45”〉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甘湖柳”〉

青草滋味浓

时间:2019-12-25 21:49:45 来源::甘湖柳

 

文殊菩萨对大众说法。他把善财童子叫来,吩咐道:“善财,不是药的草,采一株来!”善财绕了几圈,空手而回,说:“大士,无不是药的草。”

文殊又说:“那么,是药的草,采一株来!”善财就地一拈,说:“大士,是药的草采来了。”文殊菩萨乃举草示众,三复斯言:“善哉!善哉!遍天下无不是药的草。”

——题记

 

“天下无不是药的草”。在我们山区,擅于利用青草做药膳的人们更是深悟其道。

在当地,说起青草,那是特指用来熬肉做药膳的草。说是青草,其实在它长得青葱碧绿的时候,从田间地头拔回,晾干,储备,已经不再是青绿色的了,但我们都习惯这么称呼它,青草,已经成了一种特定名称。

《屏南县志》记载:“屏南地无医药,民间疾病间有食草药者、治亦颇效。”从前乡村交通不畅,人们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上医院看病打针很不方便,颇识草药用途的村民,略加对症:积雪草、山苍子花解暑,治疗腹痛;紫苏、夏枯草发汗解表,治疗感冒;鱼腥草消炎,金樱子补力……药到病除,这是药膳作为治疗的作用。

实则药膳是疗养同源。鱼腥草熬猪心,山苍子根炖小肠,牡蒿(蒲连头)煮兔肉,既消炎又清肝;番鸭用关门草、日日有、白蒲篱和白刺心、山韭菜,滋阴清热,健脾益胃,壮腰补肾;鹅吃百草,也解百毒,配上五节芒的清香,清热解毒,健脾化湿;猪肚用番薯粉或盐巴洗净,将石络藤塞入猪肚内,武火煮开,文米煮至熟烂,可以治胃病、去乏力。等等。有病治病,没病补体,自古药食同源。不同功效的药膳食品,集疗、补、调养于一体。这,又是药膳作为美食的魅力所在。

屏南民间卧虎藏龙,“教草”先生层出不穷,他们讲究配草方、调剂量,对症施药,病人在大快朵颐的同时,达到了药到病除的目的。漫步在屏南的街头坊巷间,你会看到许多的青草药摊。这些草药摊分布在相对固定的位置,拥有一些稳定的客源。草药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草药少则数十种,多则上百种,琳琅满目、品种齐全,我们耳熟能详的有:夏枯草、日日有、牡蒿、猕猴桃根、盐肤木、山苍子、车前草、鱼腥草、积雪草、水蓟、地稔、白花马兰、薅田藨、苦芝花、一条根、拦路虎、叶下珠、山韭菜、七重塔、半边莲,等等,等等。

药膳有着泥土的气息,有着家乡味,有着浓浓的乡愁。每一道食材都有自己的故事。因此闻名遐迩。2016年初夏,引来了博学多才的美食家沈宏非,带领学徒,走进屏南,带着真人秀《味解之谜》宁德屏南最乡土的人家,寻觅极致食材,吃一桌从从容容的土菜。当《味解之谜》第三季完成屏南点拍摄任务时,沈宏非不由惊叹:“屏南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一日三餐,无草药不欢!

也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第四集,用很大篇幅介绍了屏南独特的药膳饮食文化。有五道药膳硬菜被搬上了银屏。看了之后令人食指大动。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是直接可以滋养人的,那么土呢?土地大约是通过青草来供养人的。大地聚集百味,它生育了万物,让水果那么甜,却让草药那么苦。草药拔出了大地的苦,存在根茎叶里,煎成了汁可以帮人祛病。真是其妙无穷。

药食同源,药膳是最好的“食疗”,屏南人代代传承,并有许多人为此做了集大成者的贡献。成立于2013年的福建药膳研究会屏南分会,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挖掘屏南拥有的1500多种青草药资源,整理出400多份传统药膳配方,并出版了《屏南药膳》一书。为屏南药膳传承与扩大影响起了重大作用。源代代相传,特色明显,屏南20169月获“福建药膳名县”,同年12月获“全国民间药膳示范县”称号。2017年,屏南县申报为“中国本草养生文化传承基地”和““中国本草养生文化之乡”。并于屏南东区建立屏南药膳养生特色小镇,大力发展本草健康养生服务。

如今的山城屏南,随着公众身体健康和生态旅游强县建设意识的加强,乡土药膳之风也随着白水洋旅游的风生水起,正日渐走出深山,走上天南地北的餐桌:东山岗青草吃补、白水洋吃补店、寿山兔肉店,等等,这些带着强烈的地域特色的饮食店,为屏南增加了一道优美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