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天山绿茶”〉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12-25 16:00:00”〉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

天山绿茶

时间:2019-12-25 16:00:00 来源::

 

 宁德“天山绿茶”声名远播,十九世纪曾远销欧美。在现代茶业界更是无人不知,《中国茶志业》把它称为“福建绿茶中的珍品”,“烘青极品”。1982年到2000年间,天山绿茶五次被评为福建绿茶第一名,以其窨制生产的茉莉花茶,1988年、1989年获得全国茶叶最高奖项。

 “天山绿茶”,以色泽嫩绿、汤色明绿、叶底嫩绿“三绿”著称,毛茶条形紧结、肥壮,茶香长久,滋味浓醇回甘,有“香高、味浓、色翠、耐泡”四大特点。传统手工制作为“一凉、一炒、二揉、二焙”,近代采用机械,仍用“凉青、杀青、揉捻、烘焙”的工艺制作。

 

一、“天山”、“正天山”

许多人并不知道“天山”位于何处,也不知道此处为何能产一等好茶,甚至有人认为“天山绿茶”有掠美新疆天山之嫌。

“天山”,实为宁德县洋中西部山区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山岭,是伞溪和漈头洋溪,桃花溪和龙潭头溪的分水岭,山岭绵亘约十公里,地跨章后、漈头两村村域,有天山顶山和天山两处高峰,分别为海拔1134米和1104米。山岭两侧分布着章后、漈头、芹屿、邑堡、留田、南坪等数个行政村百余个自然村,这便是天山绿茶的“原产地”。分布于主峰附近海拔九百到一千米的“铁坪坑”、“外天山”、“里天山”、“梨坪”等数个自然村,为核心产区,茶业界人士习称为“正天山”。

已知“天山”之名,最早见于1940年福建省《民政月刊统计副刊.福建产菜种类之研究》,文载,“宁德所产之清水绿、炒绿,水色俱佳,……,以天山所产为上……”。当然,在此之前“天山绿茶”久已成名。所以“天山绿茶”并非现代茶业界人士推销打造的名称,而是原产历史品牌。

 

二、“天山绿茶”与野生茶

天山绿茶原产地,是从未被工业染指的地域。生态原始,在主峰天山顶山下,至今仍有数处高山沼泽,其中一处被名为“中心湖(方言‘中心芦’)”,其周围分布着一些俗称为“菜茶”的“地方有性群体小种茶树”的种群。天山山脉位于大陆与东海的迎风坡上,又为崇山深涧分割,雨量丰沛,云雾荫蔽,植被茂密,土层深厚,地涌清泉。除气候条件外,土质十分适合茶树生长,方圆几十里范围里,数处发现野生茶树,证明这里是人工驯化茶叶的起源地之一。

197910月,茶业界人士在海拔700800米的虎贝乡姑娘坪村森林中发现野生茶树群落。 2007年到2009年,郑康麟、吴洪新等人四次进山考察,再次发现大片野生大茶叶群落。其中一株桩头直径53厘米,次生主枝6枝,高5.3米,树幅5.2米,茶叶有着浓烈的水蜜桃香气。植物学家杨世雄考察这株野生茶后,认为它是“华东地区最大的野生茶树”。此外,在霍童的小坑村、八都的洋头村等地都发现了野生茶树。在洋中镇天山、青潭、留田,洪口乡库山等地,还分布着一些半野生的小乔木和半乔木型的地方有性群体茶树。这些都是优异的茶叶种质资源。茶业专家推断,因为闽东有着野生茶资源,千百年来,经过先民的驯化栽培,逐渐传播,包括天山一带,很早前就形成了古老的茶区。近年,蕉城区茶业界据此申报“中国茶树同源演化区域”,获得认可。

 

“天山绿茶”的渊源“支提茶”

天山与霍童、虎浿、九都等乡域临近,与著名的霍童支提山山水相连。其地域相接,气候相似,土质相同,“天山茶”是宁德县西部、北部山区茶叶的代表,广泛地说,“天山茶”的产茶区,范围也可以包括石后、洋中、虎浿、九都、霍童等乡镇的山地茶区。天山茶的前身,就是明代地方志中所载的“支提茶”。

闽东一地茶叶何时成为饮品不可详考,但在晋代的墓葬中,就有茶具出土。以蕉城区来说,唐代之前就有一些著名道人远道而来,不避艰险长住霍童山修真,现代著名汉学家施舟人认为,这与当地有着丰富的包括茶叶在内的药用野生植物资源有关。唐末,高丽僧人元表隐居于虎浿那罗延窟,后回高丽,韩国现代学者崔锡焕、朴现圭等人认为,元表法师从霍童山带回华严经的同时,也带回了“禅茶”文化。在宁德县临海的飞鸾一带,古窑址中曾发掘出北宋时代的精美茶具“免毫盏”,证明此时饮茶已被赋予文化品位。宋代《三山志》记载,当时宁德县设职官六名,内中有“巡检”一名,专司“巡捉私茶盐矾”,可见茶叶已经是普遍的商品。自宋代以来,文人墨客提及“茶”的文字不绝于各类志书、诗集,清晰地勾勒出宁德县古代社会中茶的普及。

自北宋初支提寺肇建后,霍童山有了“支提山”之名,这一带山区所产的优质茶叶逐渐被称为“支提茶”。明朝万历年《宁德县志》有“茶,西路各乡多有,支提尤佳”。明代文人谢肇(氵制)在《五杂俎.物部》中写道“闽方山、太姥、支提俱产佳茖”。清乾隆《福宁府志》更明确地记载,“茶,郡县俱有。佳者福鼎白琳、福安松萝,以宁德支提为最”。

有专家认为,此时“支提茶”,有可能是史籍上所记载的“腊面茶”和“芽茶”。前者属于蒸青茶、团饼茶,后者是生晒制成。

到十九世纪“五口通商”之后,随着福州商港开放,茶叶成为闽东对外出口的大宗商品。宁德“西路各乡”的茶园大量开辟,质优量少的“支提茶”遂隐于历史风尘中,以“天山茶”为代表的西部山区所产绿茶,不再是少数文人雅玩的珍品,而是行销万里,换回白银,其名声替代了“支提茶”。因此说,“天山绿茶”即是脱胎于“支提茶”,也可以说国际商业贸易的历史机遇,成就了真正的天山绿茶。

 

“天山绿茶”扬名

自古以来,有一条大道,出宁德县城,经由石后乡的石壁岭,逶迤向西北,抵西乡洋中镇,再越鞠多岭通往章后、南坪、际头、留田等地天山茶产区,路途在七八十里左右。此路再经虎贝乡,还可通往古田,乃至建瓯、建阳等地。这是一条“盐茶之路”。明朝之际,茶叶已成为宁德县西部山区的主要农产品。明万历县志载:“茶,西路各乡多有……其地山陂洎附近民居,旷地遍植茶树,高岗之上多培修竹,计茶所收有春夏二季,其获利不让桑麻。” 1874年,传教士哈钦森到宁德石后乡一带,亲眼见到山坡上的层层茶园形状如“巨大如糖塔”,“简直身处茶区”。在此时期大量对外输出茶叶的基础上,清政府于1898年主动开辟宁德三都澳的“福海关”。此后几十年间,闽东绿茶由此出口欧美,该口岸出口的茶叶最高年份达到全国出口量的30.19%,“天山绿茶”得以扬名,蜚声海内外。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至抗战初期,宁德县西部山区洋中、石后、虎贝等地产茶量约在一万担,约占全县三分之一左右。1941年,福州沦陷,天山茶销量剧降,此后均不起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茶叶产销复兴。五十年代, 天山绿茶制作由炒青改为烘青。六十年代初,所谓“正天山”所产茶叶,售价高于平均市价数倍。七十年代初,宁德茶厂建立,开始创制特种绿茶和高级特种茉莉花茶,八十年代后,经宁德茶厂的努力,采用“正天山绿茶”为原料,经过“六窨一提”工艺,精制成“天山银毫”,经“五窨一提”精制成“天山春毫”,成为全国有名的品牌。其中“天山银毫”在1989年获国家质量金质奖,天山茶的名声达于鼎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茶区引进多种大白茶与高香品种,因制作工艺不同,形成系列。到2000年前后,“天山茶”主要名品还有诸如“天山雷鸣茶”、“天山雀舌茶”、“天山凤眉茶”、“天山清水绿”、“天山毛尖”、“天山银芽”、“天山毫芽”等数十种,均以其优良品质,于被收录于80年代成书的《中国茶经》中,后又录于2004年版的《宁德茶业志》中。用天山绿茶窨制成的“天山银毫”和“天山银毫”则成为闽东一地乃至全国最好的茉莉花茶,数获国家和省部级茶业评选大奖,也成为当时出口茶叶中的珍品。

 

天山绿茶贸易

洋中籍茶业专家周玉璠撰写的《古代闽东茶叶史略》一文介绍,在清朝末年,闽东的天山绿茶、坦洋工夫、白琳工夫等名茶产地,也形成了贸易集散地,“宁德县西乡天山山麓的洋中镇,乃‘天山绿茶’的中心集散地”。茶商收购茶叶后,装袋装包,用人力肩挑到沿海濂坑村的铁砂溪码头,船运至三都澳口岸,装上轮船,经此出口世界各国或中国北方;或者直接人力肩挑到福州的茶庄、茶厂加工制成花茶。

从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近百年时间,宁德县西部、北部山区绿茶销售旺盛。据周玉璠、缪品枚分别统计,三都澳福海关开关后,1899年到1936年,口岸年均出口茶叶近11万担,天山茶产区距三都码头,路途较近,大量茶叶经此出口外地。1933年,一份《京粤线福建沿海内地工商业物产交通要述》档案,记载当时“宁德出产茶为最大宗,每年全县进款一百万元,多产于西部一带”。

对于茶农与商人来说,茶叶的收益,从清代早期“不让桑麻”,到清末、上世纪上半叶,多数年份都属于收益很好的产品。1933年,每担绿茶约合60个银元,1935年,民国政府币制改革,此时宁德每担毛茶“山价”20.10法币。四十年代后期,货币贬值,但据1946年底出版的《闽茶》记载,这一年宁德县的茶叶“春分嫩绿在地每担”价格达十六七万元,在天山茶区所产绿茶,价格高于平均价。故而《闽茶》介绍,“一时农村金融顿形活跃,农工商人,咸额手称庆”。

据乡老回忆,洋中一带最多时有近百家的茶庄、茶行,有些外地商人长住天山绿茶产区。如清同治咸丰年间,有俗称“京邦”的北方茶商驻此购茶,至今在天山的鞠多岭头,尚存“全祥”茶庄遗址房基。有的茶商在宁德县城、福州等地,专营西部山区所产绿茶。这些产自宁德县西部山区的绿茶,多以“天山绿茶”为名头。早期的茶商,在勾通宁德一地与福州的贸易的同时,传播了西方文化如基督教,后期茶商大多也得风气之先,有着雄厚的财力与不凡的见识。这其中,当地茶商较为著名的有洋中村的周洪烈,莒溪村的冯仲杰等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著名的美国侨领冯近凡,就是茶商冯仲杰的儿子。

 

说明: 茶一百五十多年来,以“天山绿茶”为代表的蕉城区西部、北部山区茶叶长盛不衰,其天生的优良品质和茶农、茶商的勤勉,给万千民众带来生计,为当地百姓积累了财富,也增加了地方文化的涵意。在新时代,更成为地方经济的重要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