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官井洋,半年粮””〉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09-19 21:31:56”〉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

“官井洋,半年粮”

时间:2019-09-19 21:31:56 来源::

 

红唇金身的大黄鱼,是大自然馈赠给三都澳沿海民众的食粮,盛产大黄鱼的三都澳官井洋,是天赐聚宝盆。明朝嘉靖宁德县志《土产·鳞类》中记录了“黄鱼”、“石首”。然而官井洋捕捞大黄鱼的活动,起于何年何时,已无从考证,宁德民众认识大黄鱼,捕获大黄鱼,当有千年以上的历史。

 

“楝花开,石首来”

南宋诗人范成大有诗,“苦楝子,花嫁娘,楝子花又开,荻芽抽笱河豚上,楝子花开石首来。”初夏,江南一带,大小黄鱼上市,是千年约定的诗意时光。从立夏到夏至,楝花盛开的季节,大黄鱼结成庞大族群从外洋逆着水流,经东冲狭口,游入三都澳。渔夫辛勤劳动,挑夫晨昏赶脚,极品海鲜大黄鱼一年一度,准时走进沿海无数城镇乡村的高墙大院、棚户茅屋。

清代中期,官井洋捕捞大黄鱼盛极一时。清朝道光年间宁德县地方名志《鹤城漫志》,记载了秀才崔挺新的《官井洋石首歌》,捕捞大黄鱼的场景,已是文人笔下多彩多姿的民俗画卷。

 

“官井之水涌沧波,黄花逐浪纷飞梭。

网师得鱼健吹螺,船头集市相肩摩。

花开槐豆盈山阿,今年鱼比去年多。

………

兴酣还欲问东坡,鲈鱼较此味如何?”

     《鹤场漫志》作者刘家谋写道: “石首鱼盛时,邑人各刺舟至官井洋,谓之看黄花,必买鱼而归”。至今三都澳沿海还存留着“官井洋,半年粮”的熟语。每年立夏到夏至期间三四次大潮水,宁德、福安、霞浦、罗源乃至连江等县沿海群众前来捕鱼。史料记载,民国二十四年(1935),官井洋产大黄鱼3500吨。民国三十一年编《宁德县渔业调查资料》记载,宁德一县,“渔汛期间,所捕黄鱼五六万担”。1994年版《宁德市志》记录,从19491977年, 29年间,宁德县每年平均捕捞大黄鱼400吨以上。期间每年均有一千余对,两千多条小船,约两万名劳力赶赴大黄鱼渔汛。1956年,全县渔船1036艘,渔民1.14万人云集官井洋,当年捕获量达到1017.5吨。

每年数百成千吨的渔获量,给资源贫瘠的宁德县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历史上,宁德县城关有人以经营捕捞大黄鱼而致富豪,至今仍在大华路等旧街巷中存留着数幢青砖大屋。沿海的漳湾、灵坑、贵岐等几十个村庄数万人口,依靠在官井洋月余的捕捞,运输和销售,积累了财富,渡过了年头。

在手工捕捞的时代,官井洋中的大黄鱼似乎取之不尽,短短的一个月的“黄瓜汛”,三都澳沿岸数县二十余乡的千家万户弥漫着鱼香与喜悦的气息,绵长的时光中,代代传颂“官井洋,半年粮”的歌谣。

 

二、“国鱼”大黄鱼

大黄鱼曾是我国最大群体的优质海洋经济鱼类,70年代前,是我国4大海洋主捕鱼类(大黄鱼、小黄鱼、带鱼、墨鱼)数量最多者,渔业界有人称之为“国鱼”。

大黄鱼有多种俗称,别称为“黄鱼”、“红瓜”、“黄瓜”、“黄瓜鱼”,“黄花鱼”等。科学分类中,大黄鱼隶属鱼类的鲈形目、石首鱼科、黄鱼亚科、黄鱼属,英文名为Large yellow croaker,拉丁学名为Larimichthys crocea,由 Richardson氏在 1846年命名。福建沿海的石首鱼科鱼类有22种,隶属13个属,较易同大黄鱼混淆的,有小黄鱼、黄唇鱼、棘头梅童鱼、 黄姑鱼,三都澳沿岸民众大都能分得清。19918月,蕉城区门头村渔民捕获一尾黄唇鱼,重达57.5公斤,最大的大黄鱼个体记录为长75厘米,重3.8公斤,1983年曾捕获一尾闽—粤东族大黄鱼,长61厘米,重2.65公斤,已在海中活了12年!

官井洋并非大黄鱼唯一家园。八十年代前,我国沿海约60米等深线以内沿海海域内能见到它们的身影,密集栖息在长江、闽江、珠江的等大河河口附近海域,全国共有10多处大黄鱼产卵场,官井洋是其中之一。渔业科技界一般把北至黄海,南到海南的大黄鱼分为岱衢族、闽—粤东族和硇洲族等3个地理种群,福建沿海的“闽—粤东族”分为四股鱼群,官井洋大黄鱼为其中最大一股。

不同季节,大黄鱼集群生殖洄游、越冬洄游。春季,随着外海海水温度盐份增强,越冬鱼群开始离开越冬场,集群向北、向河口近岸海域或港湾洄游,在那里集群产卵。秋后,随着水温的下降,大黄鱼又逐渐集群向南、向外洄游,一路汇集,冬季,集群潜伏于浅海。

官井洋天造地设,适合了大黄鱼的习性。“官井”之名,由来已久。清代《福宁府志》记载:洋中有淡泉涌出,“洋底有井,波涛易作,又号三江口”。官井洋海湾被山围绕,空中鸟瞰,深陷似井。南北宽约9千米,东西长约10千米,面积约100平方千米,分布着40多个岛屿,水深1053米,潮差4.5米。半封闭的三都澳内,容纳数条较大溪河,海水盐度低于外海,因此成为世上少有的大黄鱼产卵繁殖优良场所。

每年5月中旬至6月中旬数次大潮汛期间,在闽江口外海域越冬的大黄鱼陆续进入官井洋产卵,但是假如某个年份降水偏多,闽江径流量大,冲淡海水,闽江口外海域的盐度降到和官井洋平常年份相同时,一部分甚至大部分的大黄鱼亲鱼就可能在外海就近产卵,不再进入官井洋产卵场。这也是官井洋产量年年各有不同的原因。

大黄鱼是海中美味而较廉价的鱼货,没有人不喜欢,贫民也买得起。在蕉城区霍童一带,甚至有“红裙当掉再去裁,黄瓜不吃后年来”的熟语,可以不打扮,鱼却是不能不吃。

野生大黄鱼肉质呈蒜瓣状,细嫩洁白,清煮、清炖、红烧、油煎、油炸、生炒、盐渍等均好吃,可以加工成鱼鲞、盐渍鱼、糟鱼等。1997年、1998年,宁德市连续举办两届“大黄鱼节”,以大黄鱼为原料的菜肴近50道。

 

三、平民盛宴

捕鱼  农历三月二十七,大潮涌起,四面八方千船万人会聚于官井洋。一时间,海面上渔歌阵阵,帆影点点,热闹非凡。霞浦竹江人张曲楼《官井捕鱼说》记载旧时捕鱼场景,“数千艘汹汹飞桨,浪飞交舞,瓜声、橹声、人声,渺绕杂沓,奔腾澎湃,万舟穿织,海为震动”。

六七十年代亲历者形容渔汛时的景象:各县的渔船插着不同颜色的彩旗,快速穿梭往来,到处是撒网吆喝声、船只碰撞声、捕到鱼的喝彩声、海面浮店船的叫卖声、荡鲜船上贩鱼的催促声,偌大的海面上人声鼎沸。到夜间,海面上渔火和海水交相辉眏,隐隐绰绰……

数百成千年来,传统捕捞大黄鱼的渔具几乎没有变化,无非船、网、橹、桨。七十年代之前,官井洋上成百上千对“瓜对”规格形状基本相同,工具大同小异。大小两条船组成一个作业单位。大船叫“母船”六支桨,小船叫“仔船”三四支桨。两船统由一名富有经验的“网师”指挥。网师又名“掌縺”、“长缣”,兼任舵手,下令撒网。网师最神奇之处在于能听懂大黄鱼声以探测鱼群位置,《鹤场漫志》记载,“网师以竹筒插水验其声,下网得鱼,则吹螺以招买者”。也有的“掌縺”用长一丈多长的椿木尾橹来听鱼声。

渔获多寡,全凭“掌縺”,早年间,“掌縺”要先取一成半渔获。丰收之时,一对渔船一次下网能捕到五六十担甚至上百担的大黄鱼,浮起的大黄鱼将网顶出水面,能站上三四人而不沉。如果丰收,“掌縺”不仅收入颇丰,下年,船东们会争相聘请。

成书于清朝乾隆八年(1743)的《官井书》是一本总结传统捕捞大黄鱼经验的手抄本,全书不过数千字,描述官井洋水文、地理、鱼群生性。这本奇书多年来深藏于民间秘不示人,蕉城区城南镇贵歧村村民陈长盛的先辈,早年间用30个银元购得此书。书中开篇就说,“此书……需要静心研究,始知内中之奥妙无穷……第一要学讨鱼技艺,第二要熟悉鱼埕,第三要学行踏,第四要学撒澳,第五要知鱼性……此书乃同宗之业,不准他人借看,切要。” 官井洋水流湍急,遍布暗礁,中心产卵场位于官井洋潮流最急的主水道海域,大黄鱼产卵高峰时的流速约为每秒2米,不熟悉海况不但捕不了鱼,还可能有危险。

《官井书》记载了官井洋上18处暗礁,标明这些礁石的形状、大小、方位、周边潮流状况,如今虽然已无实用价值,但仍然有着不小的科学价值和文化价值。

赶鲜  官井黄花鱼大丰收,三都澳沿岸方圆百里的人有口福了。

渔汛期间,海面上有数百条小船即时收购新鲜的大黄鱼,一时不停地赶赴三都澳沿岸的大小埠头。无论昏晨,即刻卸鱼,有时通霄达旦,灯火通明。接着,鲜鱼由无数健壮的汉子挑着,沿着溪岸,踏着山路,急匆匆地走向千家万户…….

最热闹的码头莫过于宁德县城下尾街,特别是临海的外街。白天趁潮水捕鱼,贩鱼船即刻从官井洋赶到下尾街各个埠头,海上行船四个钟头,加上靠泊,落实买家,交易开始时已夜幕降临。此后忙着起鱼、过秤,忙到深夜。若是遇上农历初二、三和十六、十七的大潮,运鱼船到岸,已是半夜,这样,必定通霄达旦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这是一个深深映在老辈人脑海中不可磨灭的场景,人们称这个一年一度难得一见的热闹景象为“黄瓜暝”。

这一切都为了“赶鲜”。大黄鱼之鲜,只在数小时之间。于是,不知何年开始,宁德县城中,鱼贩们与熟悉的人家有个约定:鱼贩在夜深时分或清晨之际,把大黄鱼挂在一户户人家的门搭锁上,无论这家人平素时是多么的节俭,生活是多么的窘迫。数日或许多天之后,这家人有了钱,自然会送到鱼贩的手上。先尝后买,宁德熟语即是“挂门搭”。

舌尖上的美味是巨大的力量。那时候,鱼从海里到锅里,数小时间能越过百里之遥。霍童街,离海边八都码头有五十多里路,为了“赶鲜”,鱼贩无论晨昏等候在码头,箩筐装好鱼,即刻起步奔跑。挑夫们翻山涉河,3个小时内赶到霍童街,这时,银灰色的大黄鱼,变成黄灿灿的了。这时,霍童街如过年一般热闹,卖鱼买鱼的都是街坊邻里,鱼贩大声吆喝谁谁买鱼,几斤几两,不提一个“钱”字,日后自会算好帐。

这样的热闹场景,不但年年在城里和霍童街上发生,在官井洋沿岸无数个大小村庄里,也一年一度地上演着。这也不是简单的赊销,而是数百年来不变的约定,海边和山区的人们,总能尝到这一年一度的极品鲜味。

喜庆  大黄鱼体色金黄,唇部桔红,在闽、粤、港、澳、台地区民间,视其为财富和吉祥的象征。闽东风俗,男女青年定亲之后,“准女婿”要在春节、端午、中秋送礼,其中端午节必定要送大黄鱼。 初汛之际大黄鱼上市,恰在在端午节前几天,准女婿一般送两尾,合重六斤为宜。有的地方新婚夫妇也要送大黄鱼给岳父岳母,意喻长辈延年益寿。出自官井深海的大黄鱼,给无数人家带去极品鲜味的同时,也送达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图和一股浓浓的亲情。大黄鱼是“可遇而不可求”。除了夏初鱼汛期间,平时罕见。因此,端午节适逢鱼汛,大黄鱼成了最好的送亲礼物。

送鱼的风俗,不限于宁德县。据说福州、江浙、甚至韓国、日本,在大黄鱼曾经生存过的黄海、东海周边地域,都有这种风俗,人们怀抱着美好的心情,欣赏着这大自然赋予人类的海上奇珍。

祈福与禁忌  “瓜对开船,胜过做年”。一年一度传统大黄鱼汛期到来,人们出海前要举办一些仪式祈福。年年农历三月二十七傍晚,官井海湾沿岸的海滩、礁石边,条条木船上人声鼎沸。海边村庄的榕树、宫庙、瓦屋下,送行的人群集聚。 “瓜对”将出海,先要敬海神和吃“水头暝”。船主与桨手,挑一担酒、肉、鱼、米,先到海边,放过鞭炮,供上祭物。再将祭物挑回船上,办一桌丰盛的晚餐。酒足饭饱,船只趁潮开向官井洋。

  到了海面上,渔民们要谨言慎语,还有一些行为要禁止。比如睡觉不要俯卧,吃鱼不要翻,筷子不要搁在碗面上等等。一些用语也变成了行话和隐语。当然,这些风俗都体现了人们对于海洋的敬畏和对丰收的期盼。

 

四、毁灭与重生

毁灭  大黄鱼在集群产卵时,群体发出声音,有的如水将烧开时的“沙沙沙”声,有的如煤气灯发出的哧哧声,有的像是夏夜池塘里的蛙鸣,有经验的渔民甚至能分出雌雄。石首类鱼头中有一对“耳石”,如果与海中噪音混合,震荡鱼脑,鱼会晕死浮起。因此大黄鱼对外界声音敏感,易受惊。恰恰由于回游的习性和声学上的特征,使其几乎遭遇灭绝的命运。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些沿海渔民采取“敲罟”作业,大黄鱼资源年年下降。“敲罟”作业,用木棍敲击木船船帮,声波震动传及水中,鱼群如果较接近,则被震晕。这种作业法,据传起源于明代的广东潮汕沿海地带,自古以来为人所不齿。官井洋在五十年代个别年份曾有渔民采取这种作业法,但后被政府明令禁止。

按照渔业专家的解释,大黄鱼濒于灭绝的另一原因,在于过于强大的捕捞能力与有限的资源之间。七十年代,三都澳沿岸各县大规模组织生产捕捞大黄鱼,“指挥船”上,安装了“探鱼器”,用光学设备看到鱼群。数年间,宁德县年均获鱼在三百吨至四百吨之间,已较手工分散作业的五十年代下降,资源已出现紧张。然而,给大黄鱼致命一击的是七十年代末。当时,福建沿海渔业生产者已具备了机帆船和拖网的生产能力,即使是宁德县的鳌江、海星、南门坞等渔业生产队,也有了强大的拖网捕捞能力。

1977年,宁德县大黄鱼产量较之数年前下降一半,只有150吨,而1978年,急剧下降到53吨。1979年冬汛至1980年春汛,闽江口外越冬场 “机动大围网”对大黄鱼歼灭性围捕,获鱼高达5万多吨。此后,官井洋渔场形不成渔汛,资源枯竭源,年平均产量只在十吨左右,1985年,更是只有1.8吨!官井洋这一聚宝盆,已名不符实了。

重生  贪婪并非人类本性,大黄鱼濒于灭绝的命运,更多是人类的愚昧使然。人类的爱心与智慧,同样能创造奇迹,使曾经给予人类美味与想象的大黄鱼绝处逢生。

以刘家富代表的一批科学家、企业家在八十年代开始了艰辛探索,成功挽救了黄花鱼的命运。

1985年春季,是挽救大黄鱼这一珍贵物种的最后机会。宁德市水产部门抢在大黄鱼产卵群体完全消失之前,进行大黄鱼人工育苗初试。当年,分五批从官井洋中采捕大黄鱼进行海上人工授精。室内人工育苗也获得成功,首次育出了平均全长21.9毫米的大黄鱼苗7343尾。1987年初,在官井洋放流6126尾平均长93.1毫米的大黄鱼苗。这期间,科学家还突破了野生大黄鱼保活、驯化、亲鱼培育技术,建立了大黄鱼全人工育苗的亲鱼群体,探索了网箱和池塘培育大黄鱼鱼种的技术。

1990年,漳湾镇横屿村建成闽东大黄鱼综合试验基地,培育出百万尾大黄鱼苗。1995年,在宁德市三都镇秋竹村兴建育苗场,培育出大黄鱼苗60多万尾。此后,大黄鱼技术不断成熟,到2013年,人工育大黄鱼苗量约达10亿尾。

育苗成功后,如何进一步恢复大黄鱼种群,有放流鱼苗和人工养殖成鱼两个途径。大部分科技界和行政部门人员倾向于采取人工培育鱼苗放流大海的方法。然而,在恢复大黄鱼种群过程中立下首功的刘家富独具慧眼,他看到海洋生态的变化,看到养殖大黄鱼将带来巨大的前景,正确地做出进行养殖成鱼试验的决定。在的困难条件下,大塘养殖大黄鱼试验成功,后来又在海上网箱养殖成功。由此,开启了一个巨大的利润丰厚的产业——官井洋大黄鱼养殖业。大黄鱼养殖、加工、销售、消费,构成宁德县重要的农业支柱产业。刘家富,也被成千上万养殖户亲切地称为“大黄鱼之父”。

1994年杨惠生等平潭人首先在三都镇青山海区设置网箱获得成功开始,群众性大黄鱼养殖蓬勃发展,1998年网箱2.8万箱,大黄鱼产量达3000吨。十年后,2008年,蕉城区大黄鱼养殖网箱12.89万口,产量21008吨,直接产值6亿多元,产业链产值达10多亿元。    2013年,蕉城区大黄鱼养殖网箱14.98万口,产量26719吨。濒临灭绝的大黄鱼,又成为“人丁兴旺”的大家族。

20062013年,蕉城区水产品加工产量近3万吨,拥有大黄鱼加工企业四十多家,其中自营进出口权企业十来家。19931998年,冰鲜大黄鱼以每公斤100200元的价格,销往国内各大城市,到2001年,大黄鱼营销网络遍布全国各地,每年销售量万吨左右。2002年,大黄鱼外销出口量达到2万多吨,主要以韩国为主,还有日本、美国和台、港等地。2013年,销售大黄鱼总量达3万吨,其中加工产品约万吨,除内销之外,还销往韩国、日本、美国、台湾、香港、东南亚、欧盟、中东、南非等国家和地区。

19971998年在宁德城区举办“大黄鱼节”之后,2000年,宁德市政府在北京召开“闽东官井洋大黄鱼美食节”。 2005年,宁德市获得国家质检总局的“宁德大黄鱼”原产地认证。2008年,920日在厦门国际渔业博览会上,中国渔业协会授予蕉城区为“中国大黄鱼之乡”称号。

 

“官井洋,半年粮”,流传了数百年的熟语,在新时代被科学家、企业家和无数栉风沐雨辛勤劳作的渔民赋予新意。当下,官井洋不但再次成为万千民众赖以生存致富的聚宝盆,还诞生了前所未有的奇特景观——“十里浮城”。海上养殖网箱连结成片,俨然成为海上街区,被国家农业部评定为“农业旅游景区”,引来外地游客不住的惊叹。

这一切,是大自然的馈赠,也是人们爱与智慧的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