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爱国军人念正锵”〉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09-20 11:44:38”〉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 许一跃”〉

爱国军人念正锵

时间:2019-09-20 11:44:38 来源:: 许一跃

 

这个地方很小很小,为福建省霞浦县牙城镇前楼村钱大王自然村;但很美很重要,坐落在美丽的杨家溪畔。这里山青水秀,鸟语花香花, 好似一幅美妙无比的山水图画。

      钱大王,地势险要,是关隘要冲,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唐末隶属越国,越王钱曾在此屯兵。村中古代设有驿站,村前古道通向京都。王头陀岭、钱王岭和钱龙岭交集于村口。村里故事很多,杨文广征南蛮、黄巢试剑、戚继光入闽等留传至今。一支念氏家族早早就在这里生活,族中也有许多轶事。清嘉庆至民国年间,曾出过一位义士,叫念光显。其为人磊落,刚正不阿,习武重义事迹一系列:道光八年,匪党黑夜入劫,光显搡杖击打,众贼党脱逃,使家乡免遭涂炭;道光九年,光显不畏权势,率众打抱不平,勇救杨家少女。咸丰十一年,浙江平阳红布会作乱,匪首串通,分道闯进霞浦,扰乱地方,光显承县知事周丙曾尊谕,防患末然,保护乡民,县衙为表彰其事迹,赠匾额曰“山城表率”。

      数年后,在这个藏有传奇色彩的念家族里,出了一位爱国军人,叫念正锵。

       念正锵,又名念正村,字玉鸣,出生于民国壬子年(1912)三月十一日。曾任抗敌自卫团闽东区司令部中校参谋主任、旅部上校参谋长、闽西北防务少将训导官等职。

      幼小的念正锵就深受村里忠肝义胆故事的熏陶,潜移默化,心中早早立下了报国爱民的志向,年纪轻轻就练铸了一身过人的胆量。一天,一群大兵由闽去浙,路经钱大王,全村老少皆上山避之,唯少年正锵返回开店买卖。大兵领头见村里有人开店,很惊奇,询问之。正锵竟对答如流,毫无惧色,将头感叹的说:“此子长大必成大器。”

      念家唯有正锵一棵独苗,长辈们都很呵护他,也赏识他。他聪明伶俐,六岁能识字,在同龄人中显得特别灵巧。族人看他聪慧,想从家族中众多子女里挑选他去读书,于是倾资助学,送他到邻县福鼎求学,把希望寄托于他,好让家族出人头地。念正锵很懂事,勤学苦练,广猎知识,14岁毕业于福鼎县高级小学,19岁毕业于省立第三中学(今霞浦第一中学。与原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秘书长杜星垣及画家林椿为同学。)同年就读于福州师范学校,勤奋好学,成绩优异,关心国家大事,天文地理都涉猎,琴棋书画皆精通。

      念正锵本想学有所成后经商赚钱,回报族人,过一个安逸生活,却不曾想到,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报效家国的从戎之道。     

      1931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念正锵的命运发生了转变。在霞浦县牙城镇后山上六都田坪岗自然村周墨酉家门前的空埕上, 聚集了一群热血青年。念正锵和周仁寿、杜星垣、李法正、邓文伸、兰玉轩等同学一起,共叙同窗之情,谈论国事之事。面临帝国主义侵略,国家四分五裂,国内战火纷飞,民不聊生。怎么办?每个人对国家命运、对自己前途,何去何从,忧心忡忡。忧虑中激发了进步思想,触动了革命心灵,一颗颗报国安民之志油然而生。

      1931年9月18,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我国东北三省,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方针的号召下,全国各地掀起了抗日救国热潮。这一年,念正锵正就读于福州师范学校(今福建师范大学)。他身在校园,却心系国难,毅然参加了福建抗日爱国青年学生队伍,投入抗日宣传工作。

      1932年1月28,日寇悍然出兵进犯上海闸北。当时,驻防凇沪的国民党爱国将领蒋光鼐、军长蔡廷锴率全军将士英勇奋战,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淞沪抗战,全国各地青年学生纷纷赶到上海助战,念正锵与福州学校爱国学生一道也投身抗日战场,与十九路军78师三八团二营将士一同作战。在淞沪抗战中,念正锵多处负伤,伤愈后又回母校福州师范学校学习。

      一天夜里,念正锵独自一人在路灯下阅读军事书籍,被时任海军上将的萨镇冰发现,两人促膝长谈。念正锵倾诉了自己的爱国抗日抱负,他的才华深受萨镇冰赏识。这一年也正是国民政府派遣十九路军驻守福建,亟急人才和兵源之际,念正锵又一次弃笔从戎,考进十九路军训练部学习军事。业成后,任霞浦县指挥部训练员,又接任保安中队长,任期二年有余。期间,他整顿军纪,操练士卒,与士兵同甘共苦,加强沿海防御工事,成效显著,被选入黄埔军校深造。后任闽东抗敌自卫团、闽东区司令部中校参谋长,任省保安厅参谋部主任,协助李树棠将军抗日,任旅部上校参谋长等职。军旅生涯中的念正锵雄姿英发,文才武略;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尊敬上司,善待部属。

      念正锵为人谦恭诚意,真贤士世。每遇亲人、好友、熟人,均下马打招呼,每次探亲都要在一里路外下马步行拜访。相传,钱大王岭有一座小桥,是由五条约一米五长的条石横铺在路中间的,用于预防下雨时,山涧水下泻,溢过路面,而不阻碍行人步行。念正锵每次回家骑马到此,便下马步行回到村里。他说:“我回乡,不能骑在马背上,那是高高在上。”念正锵病逝后,族人为了怀念他,将念将军回家下马的步桥叫做“下马桥”。

       念正锵清正廉洁,生活节俭,时常接济困难士兵,自己将妻子吴氏和儿子安置福鼎溪镇赤溪村其妻娘家,生活拮据,其妻生病买药,还悄悄将首饰典当。

       1938516,日军出动战舰、快艇和飞机,进犯马尾、长汀、福州和亭江等地,飞机频繁轰炸海军马尾要塞司令部、闽江要塞各炮台及学校、医院等处。念正锵同军事指挥官一道部署各要塞军事,往马尾、长汀、亭江前线增派兵员。时,日军计划登陆马尾攻占福州,大批飞机、舰艇轰炸炮击马尾,马尾守军告急,念正锵自告奋勇请缨率部驰援马尾,与马尾驻军一道作战,三地驻军听闻念正锵亲临阵地指挥战斗,将士无不奋勇杀敌,闽海硝烟遮日,血染江海。此役我军虽损失惨重,但日军锐气受挫,军舰、飞机多有伤残,登陆部队伤亡极大,终撤退。

        1941418,日寇发动了入侵福州的战役。419拂晓,福州防空监视哨发出空袭警报,日军四十八师团从长乐、连江登陆,于当晚突破我军闽江封锁线。念正锵接到命令率部急驰支援,在连江潘渡与日军英勇激战,日军出动飞机俯冲扫射,投下燃烧弹,大炮轰击。念正锵沉着果敢,冲锋在前,连续打退日军的进攻,但此时的念正锵身上已多处中弹受伤,他还坚守战场,后被士兵发现,硬拖下战场,送往后方抢救。

       福州沦陷后,念正锵升任闽西北防务少将训导官。不久,因枪伤复发,于民国辛已年(1941年)九月二十九日申时,病逝于南平,时年二十九岁。

       当噩耗传到家乡时,空气显得格外凝重,失去亲人,妻儿顿哭,父老惋惜,人们用朴素的方式寄托哀思,焚香祈祷,烧纸祭典。

       念正锵不负众望,立志成才,报效家国,人们为他感到自豪和骄傲。然壮志未酬,倭寇未除,将星殒落,英灵早逝。爱诗人、时任闽东行政长官叶可杭闻知念正锵病逝悲痛赋诗曰:

         喋血四旬病七日,何曾失地不为功。

         敌锋已挫将军死,一角河山万古雄。

        解放后,叶可杭赠送给念氏族人一本由他撰写的与念正锵将军一起抗战的诗集——《廿里草正集》。

        家乡人为缅怀、追念这位抗日英雄而激励后人,2014年,村民自发筹集资金,建筑念氏宗祠和“念正锵将军纪念馆”。纪念馆建筑面积432平方米,坐西向东,前后两座为重檐歇山顶结构,山门为正门左右边门,用鎏金铜锭包,门前一对雄踞石狮点缀,四柱黑底金字楹,额顶悬挂“念氏宗祠”和“念正锵将军纪念馆”。馆内,念正锵将军像格外引入注目:骑着高头大马,头戴将军帽,身穿少将服,腰系黑色牛皮,右扣短手枪,左佩指挥剑,身材魁梧,浓眉大眼,阔面重颐,显得威风神武。纪念馆现为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