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热情如夏念长长”〉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07-12 21:07:29”〉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陆宜根”〉

热情如夏念长长

时间:2019-07-12 21:07:29 来源::陆宜根

 

在宁德市委机关旧院食堂就餐的不少是老人。今年米寿的夏念长就是一个,总是习惯了这里简朴温暖的大家氛围吧。作为闽东摄影事业的开拓者,他初心不变,热情不减,还在寻光追影,还在关注民生。

从这儿出发走遍闽东山山海海,他已经记不清拍下了多少镜头,至今保存下来总有五六万张吧。其中《玻璃瓶内长银耳》1980年拍摄,来自扶贫第一线。报道的是古田县真菌厂瓶栽银耳获得成功并在全县推广。作为新华社通稿发出后,《南方日报》、《香港夜报》等10家报刊采用。古田县委收到全国百县来信,要求介绍推广银耳生产技术,四面八方农民纷至踏来学习取经。

还有一张拍摄在1984年,他到官井洋本来是拍渔汛,却是巧遇一艘破船出现在眼前,摇橹的老大身上的破衣如海带随风飘舞,4个孩子也跟着逐浪飘摇。他拍下这一幕,还想深入采访,可是船已走远了。从此,这个镜头成为他的一个心病,总想通过渔政、边防,照片展览能够找到踪影,却是久久杳无音讯。

直到本世纪之初,他为编辑一本反映连家船民上岸的书籍,来到了霞浦溪南拿出照片请人辨认,终于在岱溪头找到了林阿柱这家人。一家子还住在船上,吃的是霉味地瓜米,妻子五十出头就满头白发,夏念长把身上两百元全给了林阿柱,并及时向有关部门通报情况。直到溪南镇为林阿柱一家在岸上安排了住房,他还自掏腰包为这个新家添置了被褥家具、又买了大米。2008年再次走访他家,林家已经新添了两条木船,两个孩子做起海上养殖,走出了困境。

夏念长的新闻生涯歌功颂德过多少丰功伟绩,他也许忘却了许多,而让被访者永生铭记的却是不少。如蕉城区飞鸾南门坞的张金虎,市里小区的林丽姜,都是在夏念长的留影中得到他的热心扶持,增强了生活信心,改变了境遇。

这是一种默默的“滴水”工作,用他的说法是“微薄之力”,然而久久为功,同时是“穿石”的大事。市委大院依山而建,巍然而立。徒步而入第一层青石台阶就是40级。穿过操场,再登第二层,还有台阶30级。如果要找夏念长还得再上一个层次,36个台阶。这在当年,上班族人人捷足践行,不迟到不早退。在今日,也应是班前有效的瘦身活动。左旁半坡处,就是市委办公室。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夏念长从事闽东报复刊筹备工作,也经常出入这座小楼。楼前高大的玉兰树足以高达三楼,白玉兰盛开季节附近农民背着竹篓爬上采摘,拿去收购。夏念长也在办公室汇报工作听取指示。虽然说这种乔木节节走高争取阳光,抽枝开花。到了一定高度茂盛起来又往往倒垂下来亲近地土,细看那串串花朵又是从天上倒开下地,从而散发出阵阵浓厚的兰香,悠悠地吸引着行人驻足而视,其时树上树下,室内室外谁也不惊动谁,是如此和谐默契在同一时空。而从这里走出去,汇入闽东百万劳动大军,夏念长在1989122日,用相机拍下了十分珍贵的场面:时任中共宁德地委书记习近平等地委、行署领导带领千余干部到南际水渠参加清污排沟劳动,四小时共清理水渠四公里。之后,习近平肩扛宁德锄头的亲民形象出现在国外一百五十多家媒体。

不久前,一位远方教授愿出巨资求购夏念长拍摄的如此珍贵的各种底片70余张,夏念长没有答应。他自己作为乡土的守候,如此珍贵也要留藏本土。这种特定时空的能量不是用金钱可以估量的。在夏念长的客厅还挂着一幅毛主席天安门城楼挥手的照片,照片的右下方还有一个小青年手握人民画报在瞻仰着,左下角留有一个“长”字的款名。福鼎解放那年他才19岁,就绘画高三米宽两米多的毛主席巨幅画像,用于全县人民翻身解放大游行。县英华照相馆老板用木制照相机拍下这张照片送给他。而原作还保藏在福鼎文化馆。

那时候福鼎买不到毛主席像,夏念长是根据人民画报封面上的毛主席像画成的。而他亲眼见到毛主席是到1960723日了,他作为福建代表,毛主席同党和国家的其他领导人与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全体代表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