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萨镇冰两次亲临后首村”〉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9-05-16 17:02:41”〉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

萨镇冰两次亲临后首村

时间:2019-05-16 17:02:41 来源::

 

萨镇冰(1859-1952),字鼎铭,福州人。年少聪慧,11岁就考入福州船政学堂;21岁,毕业于英国格林尼次海军学校。先后当任南洋水师澄庆炮船大副、北洋海军都司补用和左营游击副将衔。中日甲午海战暴发之时,萨镇冰奉命守卫山东威海日岛。在日岛炮战中,萨镇冰身先士卒,奋勇指挥,击沉击伤日舰5艘,大挫日舰锐气。后因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萨镇冰被革职回乡。1905年奉诏用,任总理南北洋海军兼广东水师提督,海军提督;辛亥革命后,任海军临时总司令、海军总长等职。1920年,卸去官职回闽清乡督办,专办救济救灾事业。1923年北伐时期,被推选为福建省长;1949年福州解放,蒋介石多次电邀萨镇冰前去台湾,他置之不理。新中国成立后,萨镇冰当选为福建省人民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而就是这样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竟然两次亲临霞浦县南乡偏僻的后首村,其中的原因的什么呢?

后首,过去叫临江,地处霞浦县南乡沿海。上世纪初,后首村出了个敢闯敢干的人,叫厉木恭(1903——1937),字“纳卿”。厉木恭从福州旧制中学毕业后,便在南乡一带组织海上民变武装部队,分别驻扎在葛洪山、蓝溪(溪南)、浦坪、长腰岛、塘边等地。一面与红军暗通;一面除暴安良,劫富济贫。为此,与南乡群众关系甚好,得到不少民众的支持和帮助,多次击退了国民党的重兵围剿。不久,队伍就发展到3000多人,纵横在闽、浙、赣交界,南至金门、马祖岛,北至浙江平阳北麂岛。率部所到之处,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穷苦百姓,在闽东各地很有影响。国民党恨之入骨,多次调集兵力围剿厉木恭部队而不得逞。1937年,国民党三都、罗源、连江等地团防遭受厉木恭部队袭击,使得团防人心惶惶,国民党不得不改剿为“抚”,并派驻三都澳海军陆战队第二旅旅长林秉秋出面“收编”。7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面临国土沦陷,厉木恭忧心忡忡,决定北上抗日,以伸国人之志,愿意接受改编。此时大部分官兵想不通,厉木恭拍桌而言:身为七尺男儿,国难当头,当以身报效国家,马革裹尸而还。官兵折服。但万万没有料到,这是国民党上演的一场蓄谋已久的招安骗局,正要实施的政治屠杀。国民党利用厉木恭为国抗日的赤胆忠心,诱骗杀害了厉木恭。

萨镇冰悉知此事后,十分悲痛。是年9月,亲临厚首村,安抚厉木恭的家属,还对厉木恭予以高度评价:能组织这样庞大的队伍,敢与当局分庭抗礼,实属英雄豪杰;当局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把人家剿灭,算不了什么!随后,萨镇冰还举荐其胞弟厉木荣为县警察局局长等职。

不料,时隔5年后的1942年,后首村又一事惊动了萨镇冰。

1941年初,霞浦县商会会长薛昊明与南乡大坪金家洋土匪兰马树结下私人恩怨。一天,兰马树探明薛昊明正在厚首赌卜,就派人将薛昊明绑架到厚首村,在村“坟前庵”斋堂将其枪杀,尸体埋于“黄竹笼”。事传之县城,县保安队决定查明此案,即派保安队警察王焕扬部驻扎厚首村。这些警察借破案剿匪之名,掳掠群众财物,勒索强抢粮食,见谁家姑娘漂亮就强奸,见猪、鸡、狗就宰杀,造成村里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怨声载道。19427月,南乡小马村土匪郑乌俤在厚首村开设赌场被保安队霸占,怀恨在心,便用银元卖通连江和罗源的林玉和和张逸舟两股土匪,后首城门很快被土匪攻破。连续几天,土匪与县保安队缴战,直到保安队弹尽粮绝,杀死城内保安队警察排王焕扬部30多人。8月,县长刘子兆带领所谓“中央军”700多人,分兵包围村四个城门,不分匪民,对全村实施烧杀政策,众多无辜百姓也被屠杀。村民周志霞、苏友顺正在地里干活,被抓斩首,头悬县城门示众。纵火焚烧全村400多座房屋,整个村庄成为一片火海,乌烟蔽日,从辰时烧到第二日酉时,火势渐灭,全村上下哀声遍地,五百多户村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乱象惨局震惊了萨镇冰。9月,萨镇冰率一行数人再次亲临后首村。见村内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气愤而又伤痛,立即安置灾民,发放粮食银元,帮助受灾群众重建家园。萨镇冰的心打动了所有的村民,男女老少无不感激涕零。

后首村永远忘不了民国时期这两起轰动闽东的兵匪制造的惨案,更忘不了萨镇冰两次亲临村里维持正义,体恤民情的感人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