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乡贤杜星垣”〉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8-01-29 17:09:18”〉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宁德方志”〉

乡贤杜星垣

时间:2018-01-29 17:09:18 来源::宁德方志

 

杜星垣对于三沙人来说始终是个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乡贤。
    小时候我喜欢到沙滩去溜达,大约是初二暑假的一天,我又去沙滩上玩,有几个渔民坐在船尾阴影下的沙滩上摆龙门阵。有个渔民说了一件事。他说, 去年他在舟山时,与当地一个渔民聊天。那个渔民说,他们家乡那地方风水好,一个镇出了三个县长和副县长。他马上说,那算什么?我们三沙才风水好呢,出了个中央的部长。他哑了。渔民说完了,哈哈大笑,那爽朗的笑声响彻了辽阔的沙滩上空。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回到家中我就问父亲,父亲说,应该是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杜星垣。父亲说这个名字时脸色凝重,显得肃然起敬。从此,我就记住这个乡贤的名字——杜星垣。他早年投身革命,解放后,在国务院多个部委任职。1980年出任国务院秘书长。直到今天他依然是整个宁德市担任领导职务最高的一个人。
    杜星垣始终是一个让霞浦人敬重和爱戴的乡贤。
    他十分关注和支持家乡社会经济建设,并尽可能给予帮助。过去三沙镇镇区严重缺水,可谓滴水贵如油。我儿时常听到这样一段顺口溜:“不怕神,不怕鬼,只怕老婆叫担水。”水的问题严重的困扰了三沙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的生活。上世纪60年代中期县镇两政府开始将解决三沙地区用水问题提议到议事日程,经过可行性调研,规划在距镇区五公里外的周湾小流域下游修建一个容量为83.7万方,日供水4000吨的水库和配套的自来厂,总投资为150万元。这在当时是个大数目。而此时国家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元气大伤。因此要解决周湾水库的立项审批和项目资金拼盘还是有很大困难的。这时候镇、县领导就想起乡贤杜星垣,于是就派人上北京找到杜星垣。杜星垣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是水电部的第二把手。水电部去审批一个小型(一)水库显然是越权。但杜星垣作为三沙人显然深知三沙地区缺水的严重性。再详细听取家乡来同志的汇报。深感在三沙建设一个小型(一)水库十分的必要。于是他出面协调福建省有关领导和有关部门,使周湾水库立项及时获得审批。建设资金也获得解决。于是地方政府迅速组织力量开工建设。另一方面由于三沙人民吃尽缺水的的苦头,盼水心切,纷纷无偿投工投劳,工地上经常出现千人挑灯战大坝的动人情景。使水库和水厂提前竣工。周湾水库的建成基本解决了三沙的用水问题。水库于1990年初至1991年又投资近182万元进行加高培厚工程建设。2003年共投资4500多万元,对三沙供水工程进行较大规模的扩建,而这两次后续工程也都得到杜星垣的关注和帮助。2005年杜老返乡探亲时,以90岁高龄亲自登上水门顶视察制水厂,看到家乡缺水情况的彻底改变,老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其实杜星垣对家乡建设事业关注和支持例子还很多,如三沙渔业公司的选址和建设,霞浦三中建设,五澳渔港建设,西洋岛海底电缆建设等等。
    而在我心中杜星垣始终是个传奇。
    他是个怀抱理想的热血青年。青少年时期在三沙小学,福建省第三中学(即霞浦一中前身)等学校学习,1933年1月考入上海大厦大学,先后在师范科和教育学院学习。他学业优异,品德高尚,深得校长和老师的赞赏和器重。在学期间,他参加了伟大的“一二•九运动”,随后又参加抗日救国青年团活动,成了一个上海乃至全国进步青年学生的领袖。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24岁的杜星垣和李立等同乡同学徒步奔赴延安。这件事成了霞浦人民革命史上的一桩美谈。
    他是一个坚守信仰的革命家。杜星垣到陕北后,先后在安吴青训班和陕北公学高级研究班学习。结业后被党派往武汉、第五战区、恩施、上海等从事党的宣传、统战和地下工作。投身到抗日战争滚滚洪流中去,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奋斗不已。解放战争时期到冀察热辽军区从事教育、调研和土改工作。1949年3月后任四野南下工作团三分团副政委,四野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与四野广大指战员一起挥师南下,进军中南解放两广。四野解放了广州以后,杜星垣根据总部意见,留在广州工作。先后在军管会和市委任职。1955年11月始任广州市委副书记,为华南这个最大城市生产生活秩序的恢复和社会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1955年10月杜星垣奉调中央工作,1958年2月始先后任一机部副部长,国家经委副主任,三机部副部长,水利电力部副部等职。“文革”期间,杜星垣遭受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他晚年在回忆中说:“把我整得好厉害,被整得吐了血”。但他矢志不渝地相信党和人民,与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起,同林彪,四人帮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他是一个忧国忧民的改革家。“四人帮”垮台第三年即1978年8月,杜星垣出任四川省委书记和省革委会副主任。此时,这个昔日“天府之国”的农村景象,几乎可以用“凋敝”来形容。农民人均收入只有86元,连饭都吃不饱,不改革不行。他与省委第一书记一起首先从农业破题开始改革,亲自指导起草“四川省农业改革十六条”。于是这个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与万里主政的安微一起,像两个拉幕人,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沉甸甸的大幕。同时由于三线建设,四川也是一个工业大省,杜星垣经常深入国有企业调研,大力推进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1978年11月杜星垣和赵紫阳代表四川参加中央工作会议。这次会议长达36天,为紧随其后召开的标志我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开始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了充分的准备。杜星垣在会议发言中提出了具有全局性的和根本性的,涉及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一揽子的大问题:“一是不能再搞以阶级斗争为纲;二是要把经济工作搞上去;三是应该平反冤假错案;四是对毛泽东同志说过的话,作过的指示应该实事求是地分析,正确的应坚持,错误的应该改正。”这些话在现在看来是再平常不过了。在当时确是黄钟大吕。后来这些话大都被写进《党的十届三中全会公报》。1980年4月杜星垣调任国务院第一副秘书长,同年11月升任国务院秘书长。1982年5月兼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1983年6月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员兼秘书长。这段时间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头几年,百业待兴,处在这样的岗位上,杜星垣工作可谓责任大,压力大。他一方面要保证国务院这个庞大的机构高效有序地运转。另一方面要积极稳妥地推进全国的经济体制改革,逐步建立起市场经济体系。他一方面举重若轻,沉着应对;另一方面积极工作,兢兢业业,殚精竭虑,鞠躬尽瘁。
    他自然是个资深的政务活动家,他同时还是个颇有造诣的书法家。当然他更是家乡人可亲可爱的乡亲,乡贤。他的业绩炳彪史册,他的形象光彩照人。(万则义)

作者简介:万则义,霞浦县三沙镇人,霞浦县人防办主任科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文学作品集《临海的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