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name=“ArticleTitle” content=“谢翱籍贯刍议”〉 〈meta name=“PubDate” content=“2018-01-29 17:03:33”〉 〈meta name=“ContentSource” content=“宁德方志”〉

谢翱籍贯刍议

时间:2018-01-29 17:03:33 来源::宁德方志

 

谢翱,字皋羽,又作皋父,号晞发子,宋福建路福安县穆阳樟南坂人,南宋淳祐九年(1249年)出生,父谢钥,饱学多才,著有《春秋衍义》、《左氏辩证》诸书。谢翱从父学诗文,少年时即颇具诗名,咸淳元年(1265年)赴临安(今杭州)考进士,不中。在寓所作《宋祖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宋骑吹曲》十篇,被太常寺采作朝廷乐曲。元代文学家吴莱称赞他的诗“文句炫煌,音韵雄壮”,可与唐代柳宗元的诗歌相媲美。关于籍贯问题,宋、元、明、清的资料记载各不相同,而宋史又无关于他的记载,这就造成众说纷纭。至今仍有人认为他是霞浦人。
    淳祐五年(1245)福安已从长溪析出建县,谢翱出生于福安建县之后,假如说谢翱籍贯霞浦实属牵强。
    前人的志书、书序及谢氏族谱有下列记载:
    明万历二十五年版《福安县志•人物志》云:“谢翱,字皋羽,谢钥子,穆洋十五都人。徙居浦城……”。光绪十年版《福安县志》明确指出:“谢参军故里在穆阳樟檀坂,后转徙流离,客游吴越……”。“参军谢翱宅,在穆阳樟檀坂”并附清乾隆间解元陈从潮《吊谢参军故里》诗。
    《福宁府志》人物志卷二十一,将谢翱的传记列入福安县,明载:“宋福安县,谢翱,字皋羽,后徙浦城……咸淳初,举进士不第,慨然以古文倡……”
    《大清一统志》卷三百三十人物门载:“谢翱,字皋羽,福安人……翱徙居浦城。元兵南下,文天祥由海上至闽,檄州郡,大举勤王。翱倾赀,率乡兵数百人赴难,遂参军事。文天祥转战闽广,至潮阳被执,翱匿民间,后之浦阳,依方凤及永康故友思齐,以居会稽……”。卷三百二十四云:“福安县西卅里穆阳樟檀坂亦有翱宅。”
以上方志的记载,可以看出:谢翱原系福安人,后徙浦城。
    谢翱的力作《晞发集》,今残存十二卷(包括《晞发遗集》二卷),福安县校刊《晞发集》,以明嘉靖缪一凤本为最早,且有缪氏自跋。此跋虽已佚,但张蔚然于明万历四十六年为郭鸣琳刊刻的《晞发集》所写的一篇序中,提及此事云:“先订是集者,为穆阳孝廉缪一凤,有诗曰:‘可怜当日西台泪,并作桐江昼夜流。’且称:‘皋羽为同里樟南坂(即樟檀坂)人,’盖于是集亦有标识功。缪一凤是‘穆阳人’”,“嘉靖壬子(公元1552年)举人”,“缪烈(谢翱外祖)之裔孙”,他称“皋羽为同里樟南坂人”,不仅非常可信,而且可看出谢翱为樟南坂人之说,来源很早,可追溯到明嘉靖以前。
    李清芬据谢氏第十六世孙谢麟峰于康熙五十六年所撰的旧谱残本重辑,成书于道光二十九年的福安溪潭镇院前村《谢氏宗谱》,也可确定谢翱籍隶福安。
    其世系表告诉我们,谢钥由浦城迁至穆阳樟南坂利湾(又作里湾,谐音)后,“娶缪氏”,“生子翱”。可知利湾是谢钥的迁居之地,也是谢翱诞生的地方。
    道光二十九年《谢氏宗谱》谱序言“乃钥公字君启者,始迁长溪穆阳樟南坂利湾居焉。”此处宗谱言“长溪”,说明谢钥当在福安建县前就由浦城迁至利湾了。
    因何至今仍有研究者称其籍贯为霞浦,产生这种误区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是与谢翱有“神交”、“异姓兄弟”之谓的方凤,宋末浙江浦江人,他的《谢君翱行状》说“……(谢翱)自是与余为异姓兄弟,不忍离,离辄复合……”他是谢翱的第一至交,称谢翱“福之长溪人”。与谢翱的关系也非同寻常的邓牧,他为谢翱写传记,“岁甲午,与杭人邓牧相遇会稽,结为方外友”他的《谢皋父传》言谢翱“延平人”。谢翱病逝,好友们将他葬于桐庐县西35里钓台南岸,墓表题曰“粤谢翱墓”。
    二是“参军谢翱宅在后街”,之说引起的误解。谢翱出生时福安已建县,至今持霞浦说者主要依据是,有资料言谢翱是长溪人,如方凤的行状,乾隆版《福宁府志•杂志•宅墓》记载,“参军谢翱宅在后街”。霞浦后街有谢翱参军宅,能不能作为谢翱是霞浦人的依据?当然不能,刘中藻在霞浦也有故宅,“他在福宁城买了一所大房子,派人将王氏及其他家庭成员接到该城居住(2009年中华书局版张光清《官府、宗族与天主教》第90页注一:Victorio Riccio,Hechos de la Orden de predicadores en el Imperio de China,第2册,第16章,第6段;Jose Maria Gonzalez,Historia de Las Misiones Dominicanas de China,第1卷,第223页)”。难道我们可以说刘中藻是霞浦人?何况,霞浦后街谢翱故宅之说并不能成立。民国十八年(1929年)《霞浦县志》并未将谢翱列入霞浦籍,也无传记,其“名胜志”所载的故宅“后埔街故址”是陈婉奴之故址,并无谢参军故宅的记载。按以往编志的成例,前志的差错,后编之志罗列新说而已,断无直接指出前贤差错之理。民国十八年《霞浦县志》未言“参军谢翱宅在后街”只改记元初避袁天禄兵,扶姑抱子匿山存其节的陈婉奴,实际上是否定谢翱宅在后街的传闻。    今人对前人记载应加以分辨,以不实记载为立论,其史识显然与八十多年前《霞浦县志》立论相悖。
    谢翱居住地究竟在何处?清陆景孟《重修院前谢氏宗谱序》云:“院前谢氏乃先生(翱)之嫡派也,自(谢)钥公由浦城迁邑十五都穆阳南坂,即樟南坂”,该谱在谢翱名下载明:“妣范氏,继刘氏,生子诚,由穆阳十五都樟南坂转迁浦城”。福安庠生阮瞻云《重修谢氏宗谱序》言谢翱的曾祖谢景晖“肇基穆水畔”,翱父谢钥“居樟南坂利湾,与郑先生寀家居对面”。《东田陈留谢氏宗谱序》云:“溯吾祖申伯公以谢为氏,以陈留为郡,递传至淇公,随王入闽,始迁为田,继迁穆洋,终迁晓洋。……”
    万历二十五年版《福安县志•人物志》云:“谢翱,谢钥子,穆阳十五都人。徙居浦城”。谢氏第十七世孙谢宪于乾隆二十一年所撰《修三贤祠记》言:“翱公父钥,居穆阳十五都樟南坂利湾,与郑先生寀家居对面。”“十五都”好比地理座标,为我们锁定谢翱住地的位置。位于十五都,“与郑先生寀家居对面”。康厝西铭郑氏族谱记载,郑寀之来孙(第六世)郑万四迁西铭村,为西铭郑姓始祖,郑寀家居地不在西铭村是可以肯定的。据西铭村八十多岁老人讲,郑寀家居地在原福安三中农场附近的林家祠,郑氏先人坟茔也在那里,所以知晓。传说谢钥家经营麦坊,如果属实的话,其故宅地当在啸溪洋中溪塔村附近的彼岸。(梁丽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