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以宁

时间:2013-06-08 17:45:53 来源::

 

  张以宁(1300~1371年),字志道,元大德四年(1300年)生于古田县官宦之家。父张一清,赠福建、江西行省参知政事。以宁幼聆母训,好学不倦。
  泰定四年(1327年),考中进士,任浙江黄岩县判官,后升江苏六合县尹。因执法不阿,触犯豪门,上任不久便被罢官。此后遂流落江淮、扬州一带达十年。其间,他啸傲林泉、寄情山水,深居简出,精研《春秋》,勤于笔耕,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
  至元四年(1338年),惠宗召其为国子监助教,累迁翰林侍讲学士,知制诰兼修国史。以宁精通经史《春秋》,又擅长诗文,深受在朝宿儒虞集、欧阳元、揭奚斯等人的赏识,被誉为“小张学士”,名噪一时。此后的二十多年,他一直在元大都供职。
  元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朱元璋灭元后定都南京,改国号大明。在众多元朝旧官僚中,他最倚重危素和以宁,命以宁继任翰林侍讲学士。这年,朱元璋登钟山,以宁、秦裕伯、朱升等人扈从。行至拥翠亭,他命三人即景赋诗,以宁诗思敏捷,顷刻立就,深受称赏。以宁感激太祖赏识,嗣后写了些歌功颂德、点缀升平的诗文。不久,被朱元璋称为“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来到南京。宋濂少时就仰慕以宁才华,此时晤面,相见恨晚。以宁长于诗,宋濂擅为文,他们诗文频往,剖心唱酬,时人誉为“双星聚会”。
  洪武二年(1369年)六月,以宁奉旨持节出使安南(时为中国藩属),封安南之主陈日煃为国王。朱元璋亲作御诗二首,以壮行色。及抵境,日煃病卒。其兄子陈立火坚继位,遣人向以宁乞讨印诏,以宁滞留洱江不进,坚不授予,只谕其举哀国内,并将详情上奏朝廷。洪武三年四月,朝廷加派使者前来,以宁才与之入境举行封王盛典。太祖嘉以宁出使而知权变,特赐以玺书及御诗八首。洪武四年五月,以宁回朝途中病卒于临清。临终时作诗自挽,云:“……覆身粗有黔娄被,垂橐都无陆贾金;稚子啼饥忧未艾,慈亲藁葬痛尤深……”太祖闻讯,命驿丞张禄护柩回古田,赐葬于县治西南安马亭,并恩赐三年食禄以抚恤其家。
  以宁长于经史,尤精于诗。作为由元入明的诗人,他经历元末大动乱,接触现实生活与多艰的民生。他的相当部分诗歌在内容上揭露现实的黑暗,表现在对民瘼的关注,富有社会意义。他在临终时所作的《挽诗》就是这方面的力作。在艺术风格上,其诗上溯秦汉,下宗李、杜,以多用口语、浅近朴实、造意清新、情感浓烈而见重于时。清著名诗人沈德潜评其《送重峰阮子敬南还》云:“情致缠绵,神似(陈琳)《饮马长城窟行》。”沈德潜、周准在编选《明诗别裁》时评论他的“《峨眉亭》一诗,‘何减太白’”。而《过辛稼轩神道》,意境苍凉,情怀悲壮,泼墨自如,亦可与杜甫吊诸葛武候诗齐读。”自明开国后的约一百年中,以“三杨”(杨士奇、杨荣、杨溥)为代表的粉饰现实、歌功颂德,且又陈陈相因、平庸乏味的“台阁体”诗风占据诗坛,以宁这种另辟格调的诗文,确给明初的诗界带来新的活力和生命。以宁文章亦颇负盛名。卒后,著名文学家宋濂曾为其《翠屏集》作序。序云:“丰腴而不流于丛冗,雄峭而不失于粗砺,清圆而不涉于浮巧,委蛇而不病于细碎,诚可谓一代之奇作矣!先生虽亡,其绚烂若星斗,流峙如河岳者,固未始亡也。信诸今而垂于后者,岂不有在者乎?”
  以宁生前著有《春秋论断》3卷、《春秋尊王发微》8卷、《春秋春王正月考》1卷、《翠屏集》4卷、《淮南集》1卷、《南归纪行》1卷。此外还撰写《题郭诚之百鸟图》等许多名篇,惜多散佚。1990年出版的《全明诗》第一集,收录其不少佚诗。